网站地图 / 市场监督局行政登记

金赛君与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行政登记一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10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登记 工商行政登记 当事人:金赛君 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 案号:(2013)甬镇行初字第28号 经办法院: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金赛君。

委托代理人陈红玲。

委托代理人姜勇。

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

法定代表人刘义敏。

委托代理人潘益军。

委托代理人卢毅。

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亚佩。

委托代理人江兴祥。

第三人林祖培。

第三人方安定。

第三人白素平。

第三人李维娜。

第三人金天亮。

诉讼记录

原告金赛君不服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于2012年10月18日作出注销宁波市镇海福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兴公司)工商登记的行政行为,于2013年9月9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3年9月9日受理后,于2013年9月9日向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及举证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因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具有法律上利害关系、本院于2013年9月24日依法追加上述当事人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原告金赛君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起笔迹鉴定申请,本院于2013年10月31日决定予以司法鉴定,审理期限计算暂停,并于2013年12月9日恢复计算审理期限。本院于2013年12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金赛君委托代理人陈红玲,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委托代理人潘益军、卢毅,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江兴祥到庭参加诉讼。因林祖培、方安定、白素平、李维娜、金天亮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具有法律上利害关系,本院于2013年12月23日依法追加上述当事人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4年1月10日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金赛君委托代理人陈红玲,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委托代理人卢毅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林祖培、方安定、白素平、李维娜、金天亮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当庭予以宣判,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福兴公司于2012年7月21日向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提出公司注销登记的申请,并承诺对提交材料的真实性承担责任,经审查后,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于2012年10月18日核准福兴公司提出的公司注销登记申请。

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于2013年9月19日向本院提交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1.公司基本情况表,用以证明福兴公司已于2012年10月18日注销及原告金赛君所占股份的事实;2.福兴公司股东会于2011年7月21日作出的决议,用以证明全体股东同意福兴公司注销并成立清算小组的事实;3.福兴公司于2011年7月28日提交的公司备案申请书、指定代表证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备案通知书各1份,用以证明福兴公司就公司注销成立清算小组事项提出备案申请,被告予以备案的事实;4.注销公告,用以证明福兴公司已就公司注销事项进行报纸公告的事实;5.福兴公司股东会于2012年6月1日作出的决议,用以证明各股东决定按投资比例归还债务的事实;6.福兴公司于2012年7月21日提交的公司注销登记申请书、指定代表证明各1份,用以证明福兴公司申请公司注销登记的事实;7.福兴公司于2012年9月26日出具的清算报告、福兴公司股东与2012年9月26日出具的承诺书各1份,用以证明福兴公司申请公司注销登记提交相关材料的事实。

原告金赛君起诉称:1.原告金赛君与第三人方安定、白素平、李维娜、金天亮、林祖培投资设立福兴公司,因市场原因导致亏损,经部分股东到会,在原告不知情且未到会签字情况下,于2012年10月将公司予以解散清算。根据北仑区人民法院(2013)甬仑港商初字第56号判决书认定,福兴公司在清算过程中,未向债权人履行书面通知义务,未按照法律规定期限将公司解散清算事宜进行公告,同时福兴公司在自身负有债务的情况下,未在公司清算报告中载明债务,属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2.原告金赛君未在股东会决议及清算报告等材料中签字,该注销行为已实质上侵害了原告金赛君作为股东应享有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相关规定,公司注销登记为行政许可行为,原公司清算组在向被告提交有关注销资料时没有提交完全正确的资料,而是提交了虚假材料骗取注销登记,该行政行为根据相关规定应予以撤销,故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注销福兴公司登记行为。

原告金赛君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福兴公司基本情况表,用以证明原告金赛君系福兴公司股东且福兴公司现已注销的事实;2.福兴公司于2011年7月21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及福兴公司股东于2012年9月26日出具的承诺书各1份,用以证明上述材料中原告金赛君的签字明显不一致的事实。原告金赛君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出对福兴公司清算报告及福兴公司股东于2012年9月26日出具承诺书中“金赛君”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用以证明上述材料中“金赛君”签名并非本人所签的事实,本院于2013年10月31日决定予以司法鉴定,并依照规定委托浙江法会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浙江法会司法鉴定所于2013年11月20日出具浙法司(2013)文鉴字第115号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福兴公司清算报告及承诺书中两处“金赛君”签名字迹,并非原告金赛君本人签名笔迹。

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辩称:1.原告诉称福兴公司申请注销时提交的股东会决议及清算报告虚假,并无有效证据予以证实。2.企业注销登记行为并非行政许可行为,而应属于行政确认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2条规定,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而作为行政许可的注销行为,既不授以行政相对人权益也不使其负担义务,不符合行政许可的基本特征。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70条将行政许可的注销行为作为特别规定进行单列,可知注销行为有别于行政许可行为,因此原告诉请的情形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69条相关规定。3.根据法律规定,公司提交虚假材料骗取登记,情节严重的,方导致登记撤销。福兴公司提交的申请材料,符合《公司法》及《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中规定的相关形式要求。4.即使福兴公司股东会决议中原告签名为他人冒签,亦不影响股东会决议的法律效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44条的规定,公司解散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即可,而原告股权仅占公司股份的10%,即使其投否决票,亦不影响最终股东会决议的解散公司决定。基于该股东会决议产生的清算组及其后实施的清算活动,以及提交的清算报告也均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即使原告名字被冒签,也仅能视作福兴公司提交的申请注销材料存在瑕疵,不影响股东会的最终效力,其提交虚假材料的行为尚不构成情节严重、需要撤销的情形。综上所述,原告的起诉理由不成立,请求人民法院维持被告作出的注销登记行为。

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陈述称:1.原告金赛君的起诉无法律依据,行政机关未作出任何具体行政行为。2.个别书面材料的签字是否属实,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无义务进行具体核实,两份授权委托书中已经包括福兴公司提交的全部内容,因此产生的纠纷属于代理人与被代理人的关系,对外合法有效。3.清算报告中金赛君本人是否签字,不影响清算报告的合法性,因为清算报告中6个股东均有签字,包括金赛君本人。4.根据(2013)甬仑港商初字第56号民事判决书,6股东未提出清算报告中原告金赛君未签字的答辩意见。5.清算报告中金赛君签字推定可能为第三人方安定代签,因(2013)甬仑港商初字第56号民事案件中,原告金赛君的上诉状内容及签字,第三人方安定承认为其代签,原告金赛君与第三人方安定已构成委托代理关系。综上所述,原告金赛君的起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驳回。

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1.民事上诉状,用以证明第三人方安定代原告金赛君上诉的事实;2.镇海区房地产管理中心于2012年12月10日出具的房屋情况说明,用以证明原告金赛君与第三人方安定为同居关系的事实。

第三人林祖培、方安定、白素平、李维娜、金天亮未提交书面意见,亦未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7提出异议,认为原告金赛君并未签字,原告金赛君对承诺书内容并不知情,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认为被告对材料的真实性不需要核实,第三人林祖培及李维娜有权全权处理此事,本院认为,证据7为福兴公司申请工商注销登记时向被告提交的材料,该证据与本案的审理具有关联性,本院对证据7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确认。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对原告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认为司法鉴定意见书仅能证明原告金赛君未签字,但根据公司出具的授权委托书,第三人林祖培及李维娜有权处理此事,申请公司注销登记材料真实有效,本院对原告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合法法、关联性予以确认。原告金赛君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1及证据2提出异议,认为原告从未委托第三人方安定办理公司注销相关事项,即使与第三人方安定存在同居关系,亦不能说明原告已委托第三人方安定处理公司注销登记相关事项,本院认为,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并非被告作出注销登记行为的依据,且无法证明原告金赛君已委托第三人方安定处理公司注销登记事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与本案审理无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本院对各方当事人无异议的其他证据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1年7月21日,福兴公司股东会作出决议,一致同意将福兴公司注销并成立清算小组,清算小组由黄逸梧、第三人林祖培、第三人李维娜组成,第三人林祖培为清算小组负责人。2011年7月28日,福兴公司就公司清算组人员组成申请备案,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于同日予以备案。公司决定注销事项经公告后,福兴公司于2012年6月1日作出股东会决议,决定按各股东投资比例偿还178000元债务。福兴公司于2012年7月21日申请公司注销登记,并于2012年9月26日出具公司清算报告及承诺书,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于2012年10月18日核准福兴公司提出的公司注销登记申请。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条规定,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作为公司登记机关具有作出注销登记行为的法定职权。根据浙江法会司法鉴定所于2013年11月20日出具浙法司(2013)文鉴字第115号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福兴公司清算报告并未经过公司股东之一即原告金赛君签字确认,该清算报告为虚假材料。《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申请公司注销登记,应当提交公司清算报告等相关材料,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依据福兴公司提交的虚假清算报告作出的注销登记行为依据不足,应予以撤销。

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虽提出异议,认为其作出注销登记行政行为时,仅对申请材料是否符合形式要求进行审查,被告作出的注销登记行为并无不当,本院认为,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即使尽到审慎审查义务,但在申请人福兴公司提交虚假材料的情况下,按照《企业登记程序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该注销登记行为应予以撤销,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就此提出的异议,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虽提出异议,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公司注销登记经过代表公司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即可,原告金赛君所持有的股权仅占10%,即使签字虚假,亦不影响福兴公司注销行为的合法有效性。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四条虽规定公司解散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公司申请注销登记除应当提交公司提交的决定外,还需提交清算报告等相关材料,股东会决议解散仅是公司注销登记的条件之一,股东会决议解散并不必然导致公司注销登记,在福兴公司提交的清算报告等材料中原告金赛君签字虚假的情况下,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作出的注销登记行为应予撤销,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就此提出的异议,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虽提出异议,认为原告金赛君已明知公司注销事项,且未提出异议,本院认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原告金赛君曾明知申请材料并非其本人所签,原告金赛君亦未按照清算报告中明确的债务承担方式还款,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就此提出的异议,本院不予采纳。

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虽提出异议,认为清算报告中原告金赛君是否签字,不影响注销登记行为的合法性,根据福兴公司提交的授权委托书,其他股东可代表原告金赛君处理公司注销登记相关事宜,本院认为,福兴公司提交的材料仅可证明指定第三人林祖培办理注销登记相关手续,清算报告涉及股东债务承担等重大个人事项,福兴公司不能代表原告金赛君就个人事项进行委托,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原告金赛君曾书面委托他人办理个人事项,原告金赛君亦否认曾委托他人办理,第三人宁波民和担保有限公司就此提出的异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依据福兴公司提交的虚假材料作出的注销登记行为依据不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于2012年10月18日作出的注销福兴公司登记的行政行为。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及鉴定费3000元,由被告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镇海分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在上诉期内凭判决书到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案件的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如通过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财政局非税资金专户,开户银行:宁波市中国银行营业部,账号376658348992;如通过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

文尾

审 判 长  于广学

审 判 员  陈新良

人民陪审员  许建永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日

代 书记员  汪晓晓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法规: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 (二)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1、主要证据不足的; 2、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3、违反法定程序的; 4、超越职权的; 5、滥用职权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的,判决其在一定期限内履行。 (四)行政处罚显失公正的,可以判决变更。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四十四条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规定。

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

第四条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是公司登记机关。

下级公司登记机关在上级公司登记机关的领导下开展公司登记工作。

公司登记机关依法履行职责,不受非法干预。

第四十四条公司申请注销登记,应当提交下列文件: (一)公司清算组负责人签署的注销登记申请书; (二)人民法院的破产裁定、解散裁判文书,公司依照《公司法》作出的决议或者决定,行政机关责令关闭或者公司被撤销的文件; (三)股东会、股东大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外商投资的公司董事会或者人民法院、公司批准机关备案、确认的清算报告; (四)《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提交的其他文件。

国有独资公司申请注销登记,还应当提交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决定,其中,国务院确定的重要的国有独资公司,还应当提交本级人民政府的批准文件。

有分公司的公司申请注销登记,还应当提交分公司的注销登记证明。

四、《企业登记程序规定》

第十七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企业登记机关或者其上级机关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或者依据职权,可以撤销登记: (一)滥用职权、玩忽职守作出准予登记决定的; (二)超越法定职权作出准予登记决定的; (三)对不具备申请资格或者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请人作出准予登记决定的; (四)依法可以撤销作出准予登记决定的其他情形。

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登记的,应当予以撤销。

依照前两款规定撤销登记,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不予撤销,应当责令改正或者予以纠正。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一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四十四条

《企业登记程序规定》

第十七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

第四十四条第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