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卫生行政处罚

安金平与安徽省庐江县卫生局卫生行政处罚纠纷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3日 案由:卫生行政处罚 当事人:安金平 安徽省庐江县卫生局 案号:(2013)合行终字第00168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安金平,女,1970年11月7日出生,汉族,医生。

委托代理人:汤伟,安徽鑫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安徽省庐江县卫生局。

法定代表人:金本林,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邦恒,庐江县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副所长。

委托代理人:谭德凯,安徽潜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安金平因诉安徽省庐江县卫生局(以下简称庐江县卫生局)卫生行政处罚一案,不服安徽省庐江县人民法院(2013)庐江行初字第0005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安金平及其委托代理人汤伟,被上诉人庐江县卫生局的委托代理人张邦恒、谭德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查明:安金平作为庐江县泥河中心卫生院沙溪分院医生,利用单位B超机于2012年6月(农历)为本县乐桥镇怀孕4个半月孕妇朱某鉴定胎儿性别,朱某的丈夫汪平付给安金平人民币600元。2013年7月16日,庐江县卫生局对安金平作出庐卫非罚字(2013)001号卫生行政处罚决定,处以没收违法所得600元,罚款人民币15000元的行政处罚。安金平不服,认为庐江县卫生局对其实施行政处罚没有事实依据,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撤销庐江县卫生局作出的庐卫非罚字(2013)001号卫生行政处罚决定。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安徽省禁止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终止妊娠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庐江县卫生局有对本辖区内医疗机构工作人员非法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违法行为查处的法定职责。庐江县卫生局在收到庐江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移送案件后,对证人汪平、朱某进行调查询问,二位证人的陈述与庐江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移送案件中相关证据能印证一致。计生部门执法人员在收集相关证据时虽存在瑕疵,安金平对本案违法事实也矢口否认,但不影响本案基本事实的认定。本案安金平的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庐江县卫生局依据《安徽省禁止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终止妊娠的规定》第十九条对安金平予以处罚,适用法律正确。庐江县卫生局在作出行政处罚前,履行了事先告知、内部审批手续,并依法组织了听证,行政处罚程序合法。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安金平的诉讼请求。

安金平上诉称:一、上诉人没有为朱某做过胎儿性别鉴定,没有收取过朱某丈夫汪平付给的600元人民币,并且提供了朱某、汪平的自述材料证明这一事实,一审法院无视上诉人的证据是错误的。二、行政机关在程序上存在错误,存在调查笔录补签名、更换调查人员未出示证件、照片辨认没有辨认笔录等情形。三、行政机关调查笔录中关于支付600元的细节有不能印证的地方。四、公安机关是否参与本案的调查取证,上诉人没有看到这方面的材料。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撤销庐江县卫生局作出的庐卫非罚字(2013)001号卫生行政处罚决定。

庐江县卫生局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供了计生部门的案件移送函、调查笔录以及被上诉人对证人所作询某等证据,足以证实安金平违法事实存在。上诉人提供的汪平、朱某自述材料以及录音证据均属于证人证言,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一审法院未予采信符合法律规定。二、上诉人就程序问题提出的上诉理由难以成立。计生部门的调查笔录存在部分瑕疵,但这些证据与被上诉人调查收集的证据可以互相印证,可以作为定案证据。被上诉人对朱某作的询问笔录,虽然其不愿意签字,但调查人员注明了情况,并由在场人员签名,符合证据取得的法定形式。三、行政机关的调查笔录中关于支付600元的细节虽然存在不能印证的地方,但细节上的出入并不影响本案基本事实的认定。四、公安机关是否就有关问题进行调查取证与本案无关。综上,一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一审被告庐江县卫生局向一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案件移送函及询问笔录三份、照片1张,证实2013年5月7日,庐江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经初步调查,认为安金平为他人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将案件移送给庐江县卫生局查处。庐江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三次对汪平进行询问,汪平陈述2012年2月其妻朱某怀孕后,为了生男孩,汪平带其妻到沙溪卫生院找安金平做了B超;做过后安金平叫汪平回家,多给其妻好吃的,好好准备生孩子;汪平将600元扔到B超室后离开;经对庐江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提供的照片辩认,汪平对安金平的照片签字,指认安金平是当天为其妻做B超的医生。 2、对汪平的询问笔录一份,证实2013年5月9日,庐江县卫生局执法人员对汪平进行询问,汪平陈述其妻朱某在怀孕第三孩快5个月的时候,为了生男孩,汪平带其妻朱某到庐江县泥河中心卫生院沙溪卫生分院,应朱某要求,安金平为其妻进行过胎儿性别鉴定。做过B超后,汪平将600元钱放在B超室里离开。 3、证人朱某证言一份,证实2013年5月14日,庐江县卫生局执法人员对朱某进行询问,朱某陈述其在怀孕第五个月时,其夫汪平带她一道到庐江县泥河中心卫生院沙溪分院B超室做过胎儿性别鉴定。 4、对安金平的询问笔录一份,证实2013年5月7日,庐江县卫生局执法人员对安金平进行询问,安金平否认为朱某做过胎儿性别鉴定。 5、案件受理记录、立案报告、卫生行政执法事项审批表、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陈述和申辩笔录、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听证公告、听证笔录、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回证,证实庐江县卫生局对安金平的行政处罚履行了事先告知、公开听证、内部审批等程序,行政处罚程序合法。

一审被告庐江县卫生局提供还提供了《安徽省禁止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别终止妊娠的规定》第四条、第十九条作为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 一审原告安金平向一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汪平、朱某于2013年7月3日共同签名的《自述》,证明汪平与朱某均陈述在第三孩出生前10天到安金平处做过产检,根本就没有做过胎儿性别鉴定,也没有给过安金平现金。 2、录音及录音摘录一份,证实2013年7月3日下午,安金平及其丈夫刘向红、夏明华三人到证人汪平家中,要求汪平夫妇证实朱某从没有到过安金平处做过胎儿性别鉴定,并要求汪平、朱某出具自述材料。

上述证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

经庭审质证,双方当事人对证据的质辩理由与一审无异。一审判决对证据的分析认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采信的证据,本院确认一审认定的案件事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上诉人庐江县卫生局对安金平作出行政处罚事实是否清楚和程序是否合法。根据《安徽省禁止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终止妊娠的规定》关于行政处罚职权的规定,被上诉人在收到庐江县计生部门移送的案件后,依职权对案件进行进一步调查,询问了关键证人汪平、朱某。二位证人的陈述与庐江县计生部门所作的询问笔录内容基本一致,虽在如何支付600元报酬的细节上有所出入,但不影响案件基本事实的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链,可以证实安金平利用单位B超机为朱某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事实。庐江县卫生局在案件接收、调查、组织听证、内部审批、作出处罚等方面材料齐全,程序合法。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安金平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安金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黄 成

审 判 员  李 萍

代理审判员  于海波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程 文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相关法律规范性文件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