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工商行政登记

上诉人周爱忠与被上诉人海口市秀英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石山工商所工商行政登记一案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3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登记 工商行政登记 当事人:海口市秀英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石山工商所 周爱忠 案号:(2014)海中法行终字第14号 经办法院: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爱忠,男,1969年8月12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王厚文,海南富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海口市秀英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石山工商所。

法定代表人王卓祥,所长。

委托代理人林侨华,海口市秀英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初月平,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周爱平,男,1972年12月4日出生,汉族。

诉讼记录

上诉人周爱忠因与被上诉人海口市秀英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石山工商所(以下简称石山工商所)及原审第三人周爱平工商行政登记一案,不服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法院(2013)秀行初字第9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书面阅卷方式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经合议庭评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裁定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对本案周爱忠的第一项诉讼请求,石山工商所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时间为2005年4月12日,周爱忠直至2013年7月9日才提起行政诉讼,至今已达8年时间,超过了起诉期限;周爱忠在服刑期间,其民事诉讼权利并未被剥夺,并不妨碍周爱忠提起民事诉讼,且服刑期间也不属诉讼时效中止的法定事由。对第二项请求,石山工商所是根据周爱平的申请办理营业执照的注销行为,与周爱忠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此,周爱忠不具备该项请求的诉讼主体资格。由于周爱忠的上述二项请求均是要求确认石山工商所的行为违法而不是撤销,因此周爱忠的第三项诉讼请求要求石山工商所重新颁发营业执照没有法律依据。综上,周爱忠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且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依法应驳回起诉。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二、六项的规定,裁定驳回周爱忠的起诉。本案不收取诉讼费,原收取的诉讼费人民币50元退还周爱忠。

上诉人周爱忠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2013)秀行初字第90号行政裁定,确认被上诉人2005年4月12日变更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营业执照(4601043400112号)经营者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和确认被上诉人2008年8月27日注销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营业执照(460105600014980号)具体行政行为违法;2、判令被上诉人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即重新给上诉人颁发合法的营业执照。事实和理由是:

一、上诉人的起诉符合我国行政诉讼关于时效的规定,没有超出诉讼时效。上诉人于2005年3月因刑事犯罪(故意伤害)被广州市公安局拘留,此后被判入狱服刑,直至2013年2月9日刑满释放。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因此,上诉人作为该起行政诉讼的行政相对人,自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但上诉人未被告知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诉讼时效应为2年,并未超出诉讼时效。

二、上诉人系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具有主体资格。注册号为4601003099140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是上诉人周爱忠于2003年向海口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登记设立的,合法有效。根据《行政法》第十一条:“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下列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的诉讼:(一)对拘留、罚款、吊销许可证和执照、责令停产停业、没收财物等行政处罚不服的;(三)认为行政机关侵犯法律规定的经营自主权的;(八)认为行政机关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的。除前款规定外,人民法院受理法律、法规规定可以提起诉讼的其他行政案件。”周爱忠作为该个体营业执照的经营者,被上诉人于2005年4月12日未经上诉人申请或同意,擅自变更了上诉人周爱忠个体经营者的身份,严重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上诉人作为与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具有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

三、上诉人合法取得“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被上诉人未经上诉人申请或同意,擅自注销违法、应重新予以颁发。上诉人于2003年7月1日,依法取得被上诉人颁发的“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商号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注册号:4601003099140,之后一直合法经营。2005年4月12日,被上诉人未经上诉人申请或同意,擅自变更了上诉人该个体工商户经营者的身份,并于2O08年8月注销了该个体工商户的营业执照;同时重新注册“海口秀英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户,注册号:460105600014980。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在办理注销“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时,未尽到法律规定的审核义务,未经上诉人授权或同意。对此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更正,应重新审核该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如确属注销错误,则应重新予以上诉人颁发“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本案中,原审第三人周爱平未经上诉人同意,于2005年4月12日冒充上诉人的名义向被上诉人申请办理个体户变更登记,将经营者“周爱忠”变更为“周爱平”。尽管周爱忠与原审第三人周爱平为亲兄弟,但在法律上上诉人具有独立的法律人格,未经上诉人同意或授权,原审第三人周爱平擅自申请变更经营者及注销该个体户的行为构成了无权代理或恶意侵权。原审第三人在向被上诉人申请办理变更时提交的书面证据《租赁合同》2004经合同(2)号(证据6)系伪造的证据,被上诉人在办理该变更时未经审核其原件即办理了行政变更手续,将经营者变更成了“周爱平”。被上诉人在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时,存在有疏忽大意,给原审第三人以可乘之机。此后,原审第三人便屡次对该个体户进行变更、注销及重新注册。依据《个体工商户条例》第十条规定:“个体工商户登记事项变更的,应当向登记机关申请办理变更登记。个体工商户变更经营者的,应当在办理注销登记后,由新的经营者重新申请办理注册登记。家庭经营的个体工商户在家庭成员间变更经营者的,依照前款规定办理变更手续。”在本案中被上诉人未依照法律规定,应先办理上诉人的注销手续,然后再办理重新注册登记手续,而是应原审第三人的申请直接将该个体户的经营者变更为原审第三人,违反了上述规定,依法应予撤消。对被上诉人已办理注销“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户营业执照的行政行为,依法应予以更正,重新为上诉人颁发个体户营业执照。综上所述,请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石山工商所答辩称:一、周爱忠请求确认2005年变更经营者登记违法的上诉请求已超过起诉期限。1、已超过5年的最长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可知,最长的起诉期限为从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起5年,证据《个体工商户申请变更登记表》显示,该变更行为发生在2005年4月12日,距今8年多,远远超过5年,因此,即使周爱忠不知道变更行为,也已超过起诉期限。2、周爱忠服刑不是时效中止的法定事由。(1)根据《监狱法》第七条第一款“罪犯的人格不受侮辱,其人身安全、合法财产和辩护、申诉、控告、检举以及其他未被依法剥夺或者限制的权利不受侵犯”的规定,虽然周爱忠一直在监狱服刑,但其维护自身财产的权利并未被剥夺,在服刑期间周爱忠仍然可依法行使起诉、上诉、请求赔偿的民事权利,可以委托代理人进行诉讼,服刑并不发生时效中止。(2)周爱忠服刑的情形也不能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而不能提起诉讼的,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的规定,该规定所适用的条件有两个,这两个条件必须同时具备,一是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二是不能提起诉讼,而本案周爱忠虽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但其民事诉讼权利并未剥夺,并不妨碍其委托代理人提起民事诉讼。3、2005年变更经营者登记的行为和2008年注销工商执照的行为是两个独立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各自独立计算起诉期限。具体行政行为是指行政机关行使行政权力,对特定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作出的有关其权利义务的行政行为。2005年变更经营者登记的行政行为是一个独立的行政行为,在取得变更后的营业执照时已完成;2008年注销营业执照也是一个独立的行政行为,在核准注销后该行政行为也已完成。

二、我所2005年变更经营者行为符合法律规定。1、周爱忠所引用的《个体工商户条例》是2011年11月1日起施行的,该条例没有溯及力,当然不能适用于2005年的变更。2、我所2005年4月办理变更经营者登记的依据是2005年3月施行的《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优化投资环境促进经济发展50项措施》第25项“个体工商户可直接办理经营者变更登记,取消原来个体工商户更换经营者时必须重新办理营业执照的作法”,根据该规定,变更经营者可以不必先行注销,再重新注册。3、海南作为经济特区,根据《立法法》第八十一条第二款“经济特区法规根据授权对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作变通规定的,在本经济特区适用经济特区法规的规定”,可以制定与国家的法律、行政法规不一致的变通规定,因此,即使存在与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不一致之处,也应以海南本地的规定为准。

三、2005年变更经营者登记是周爱忠的真实意思表示。根据证据《公证书》中的证言可知,2005年变更经营者登记是周爱忠口头要求其父亲和本案原审第三人办理的,该证人证言是周爱忠父亲所出,本案原审第三人亦确认周爱忠有口头委托;而且,原审第三人所提交证据中周爱忠朋友也证明是周爱忠要求办理变更的,故虽没有书面委托,但考虑周爱忠口头委托时被羁押的实际情况,应当认定2005年变更经营者登记的行为是周爱忠的真实意思表示。

四、周爱忠对于2008年注销执照的上诉请求不具备主体资格,应当驳回该项诉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的规定,周爱忠必须与2008年8月27日注销460105600014980号海口秀英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的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但根据周爱忠和我所提交的证据《个体户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可知,2008年海口秀英周华环发油脂厂的经营者是原审第三人周爱平,不是周爱忠,周爱忠与2008年的注销行为没有法律上利害关系,因此,依法不具备该项诉求的诉讼主体资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二)起诉人无被答辩人诉讼主体资格的;……”的规定,应当驳回该项诉讼请求。

五、2008年注销执照是原审第三人在无法整改的情况下进行的,没有损害周爱忠的利益。由于油脂厂的各项污染防治设施和措施落实不到位,不能满足《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的相关环保要求,海口市国土环境资源局两次下文,要求限期整改。在当时设施设备整改空间不大、不可能通过整改验收的情况下,即使不主动停业、注销营业执照,也会被相关部门处以行政处罚,最终被吊销营业执照。因此,该注销行为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且注销行为并不涉及对油脂厂财产的民事处分,没有损害周爱忠的合法利益。

六、周爱忠的第二项上诉请求与第一项上诉请求相予盾。周爱忠诉求二要求我所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而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主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二)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九条“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判决撤销违法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将会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失的,人民法院在判决撤销的同时,可以分别采取以下方式处理:(一)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根据上述规定,只有在撤销原行政行为的情况下,才可能请求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周爱忠诉求一只是要求确认违法,并非撤销,原行政行为依然存在,故不能要求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因此,周爱忠诉求二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周爱忠的上诉请求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关于上诉人请求确认被上诉人于2005年4月12日变更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营业执照经营者违法及判令被上诉人重新给上诉人颁发营业执照的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根据该规定,与涉及不动产之外的其他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最长保护期限为五年,五年已包括因不知道诉权和起诉期限的诉权保护期间。本案中,被上诉人于2005年4月12日作出核准变更原“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经营者为原审第三人的具体行政行为,上诉人于2013年7月9日提起诉讼,已超过最长五年的起诉期限,故对其起诉,依法应予驳回。上诉人关于其因服刑于2013年2月9日刑满释放,其在刑满释放后方得知被上诉人作出的本案所涉具体行政行为内容,应适用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超过二年的起诉期限的规定,其起诉未超过起诉期限的上诉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上诉人请求确认被上诉人于2008年8月27日注销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个体工商营业执照违法的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上诉人虽系原“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的个体经营者,但其原经营的海口周华环发油脂厂已于2005年4月12日经被上诉人变更登记经营者为原审第三人,原审第三人于2008年8月以自己名义申请注销,被上诉人根据原审第三人的申请办理了经营者为原审第三人的营业执照的注销手续,该具体行政行为与上诉人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故其对被上诉人的该具体行政行为没有提起诉讼的主体资格,上诉人关于其与该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利害关系,具有主体资格的意见亦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原审裁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审裁定。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上诉人周爱忠。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潘 娜

审 判 员  王晋湘

代理审判员  钟 山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张园萍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第四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