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卫生行政处罚

原告彭彩霞诉被告湘潭县卫生局卫生行政处罚及行政赔偿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7日 案由:卫生行政处罚 当事人:彭彩霞 湘潭县卫生局 案号:(2013)潭行初字第143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彭彩霞,女,汉族。

委托代理人冯然。

被告湘潭县卫生局。

法定代理人刘新玉,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肖彩霞。

委托代理人史艳平。

诉讼记录

原告彭彩霞诉被告湘潭县卫生局卫生行政处罚及行政赔偿案件,于2013年11月1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3年11月15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2013年12月12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赵继荣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李晓红、人民陪审员翁湘宁组成合议庭,书记员刘妙担任记录。原告及原告的代理人、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湘潭县卫生局查明原告彭彩霞于2013年6月利用湘潭县花石中心卫生院B超诊断仪为孕妇傅某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湘潭县卫生局2013年10月24日向原告下达潭卫医罚字(2013)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原告作出:1、警告;2、罚款人民币2万元的行政处罚。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撤销被告湘潭县卫生局潭卫医罚字(2013)22号行政处罚决定;同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0元。

被告提交了以下证据:1、原告彭彩霞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已承认在2013年3月、6月为孕妇傅某做B超检查,并在6月这次的检查中将检查结果用暗示的方法告诉介绍人彭某。2、傅某的调查材料。证明傅某通过介绍人彭某找原告做B超,是为检查胎儿性别。在2013年6月的B超检查后,介绍人彭某告诉傅某胎儿是女孩。3、介绍人彭某的调查笔录。证明经彭某介绍,原告为傅某进行了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并将检查结果以暗示的形式告知了彭某,彭某将检查结果告诉了傅某。4、傅某丈夫杨某某、婆婆夏某某的调查笔录和傅某、杨某某对彭彩霞、彭某的图片辨认材料。证明傅某及其家人在得知其腹中胎儿为女孩的情况下,于2013年6月15日,在湘潭现代医院实施了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终止妊娠手术,引产结果为女孩。5、湘潭县花石中心卫生院检查的相关材料(现场笔录、负责人胡某某的询问笔录、提取彭彩霞为患者开具的B超报告单复印件一份、该院14周岁以上妊娠超声检查登记本5月23-6月21日的复印件)。证明原告系湘潭县花石中心卫生院B超室工作人员,利用工作之便,使用该院B超诊断仪为傅某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6、傅某在湘潭现代医院的B超检查单(彩色多普勒超声心动图)及经治医生郭进的询问笔录。证明傅某于2013年6月15日在湘潭现代医院实施了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终止妊娠手术,引产结果为女孩,与原告进行的胎儿性别鉴定的结果一致。7、中共湘潭县委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关于督办杨金伟、傅某“两非”案件的函,证明该案系相关执法单位一起联合办案,所提交的有关证据来源合法。8、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9、陈述和申辩笔录。10、陈述和申辩笔录复核意见书。11、行政处罚听证申请书。12、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13、听证意见书。14、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执。15、彭彩霞常口信息、傅某及杨金伟户籍证明、傅某育龄妇女档册。16、处罚法律依据复印件。8-16证明处罚决定程序合法。

原告诉称:被告认定原告于2013年6月利用湘潭县花石中心卫生院B超诊断仪为孕妇傅某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与事实不符,原告没有在6月份为傅某做过B超。傅某怀孕期间,原告为傅某做过2次B超,都是正常检查并非胎儿性别鉴定,原告没有为傅某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行为。请求法院依法撤销湘潭县卫生局潭卫医罚字(2013)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0元。

原告提交了以下证据:1、湘潭县卫生局组织机构代码证。2、原告身份证复印件。3、行政处罚决定书潭卫医罚字(2013)22号复印件。原告同时申请证人傅某、夏某某、彭某出庭作证。

被告辩称:1、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2013年7月29日,县委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导小组接到群众举报:湘潭县花石中心卫生院职工涉嫌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县委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立即成立由湘潭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湘潭县监察局、湘潭县卫生局、湘潭县公安局组成的联合专案组,于7月29日至31日,专案调查组依法进行相关调查,确认原告经姐姐彭某介绍,利用花石中心卫生院B超诊断仪为傅某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的违法事实客观存在,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被告的处罚决定适用法律准确,原告的行为违反了计划生育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三十六条第(二)项、《湖南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湖南省人民政府令(第194号)》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对原告下达的潭卫医罚字(2013)22号行政处罚决定是正确的,请予维持。

原告对被告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5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认为询问的时间过长超过24小时,没有保证被调查人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谈话的地点不是在被告的单位和被调查人的家里,而是在宾馆,不合法。被告的调查人员陈利平在相同的时间内与杨某某、夏某某做调查材料,被告的调查人员胡某某在相同时间内与花石医院院长胡某某做调查材料,同时参与出现矛盾。对证据6认为不能排除孕妇傅某在现代医院进行性别鉴定,该证据中现代医院的医生郭某的笔录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有异议。对证据7认为与本案无关。对证据8-10认为不能作为证据来使用,对证据11-14的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15没有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对证据16没有异议。

根据原告的申请,本院通知了证人傅某、夏某某、彭某出庭作证。同时为查明案情,法院依职权通知了为傅某做调查笔录的执法人员谭某某;为夏菊华做笔录的执法人员陈某某;为彭某做笔录的执法人员吴某到庭作证。

原告申请的证人傅某出庭作证时表示对事情的经过不记得了。证人夏某某(系傅某的婆婆)出庭作证陈述:2013年7月29日被告以欺骗的方法把她带到金叶宾馆,从上午9点一直到下午3、4点钟,有3、4个人围着做笔录,被告把事先已经写好的材料给她要她签字。并告诉她媳妇傅某已经讲了做胎儿性别鉴定的情况,你也这样讲签字就行了。她没有找过原告给她媳妇傅某做胎儿性别鉴定。彭某(系原告的姐姐)出庭作证陈述:2013年7月30日上午10点半被告的执法人员把她带到志成大酒店,被告的工作人员对她的人身进行控制,轮流进行询问,第二天被告的工作人员要求做完笔录才可以回家,并将笔录事先写好,要求她再上面签字,笔录内容都不是她讲的,一直到7月31日12点才放她回家。

针对证人夏某某的证言,本庭传唤当时给夏某某制作笔录的执法人员陈某某到庭接受法庭调查。陈某某证明:2013年7月29日,在金叶宾馆有4个人一起做夏某某的调查材料,笔录大概是在下午五点左右开始做,大约一个半小时结束。调查人员向夏某某出示了执法证,所作的笔录时采取一问一答的方式,不存在事先写好笔录要求其签字的情况,也没有采取威胁、引诱的方式,所做的笔录完全是夏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笔录也是夏某某本人签的字。

针对证人彭某的证言,本庭传唤当时给彭某制作笔录的执法人员吴比到庭接受法庭调查。吴某证明:3013年7月31日上午10点左右到11点左右,他和周某某两人给彭某做调查笔录,出示了执法证件,笔录是采取一问一答的方式进行,事先没有准备材料,笔录上是彭某本人签的字,没有控制人身自由和威胁、引诱的情况。

被告对于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1、2、3没有异议,对原告的证人在法庭上所做的证言有异议。认为:1、调查笔录没有违反《卫生处罚程序》、《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不存在询问时间过长的问题。调查笔录都是两名以上执法人员参加,都出示了执法证件,登记了执法号码,且有县纪委的工作人员参与。2、对于询问的地点未在办公室进行,是因为多家单位联合执法,办案人员多,当事人也多,为工作方便才将地点选择在办公室以外的场所,对此法律没有禁止性规定。3、当时联合调查组的成员给傅某、夏某某、彭某做调查笔录时没有威胁、引诱的言行,也没有事先准备材料逼迫被调查人签字的情况。且联合调查组的执法人员也到庭作证,证明原告证人在法庭上所作的陈述不实。原告证人的出庭证词法院应不予认可。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作如下分析认定: 1、根据被告所提交的证据笔录内容、原告证人、执法人员的陈述进行审查,调查询问笔录均有两人以上的执法人员参加,并出示了执法证件,没有采取威胁、利诱、和暴力手段获取证据。调查采取的方式是边询问边记录的方式,所做的调查笔录均经被调查人确认并签字,符合法律规定。2、关于原告提出调查时间过长和调查地点的问题,原告的三位证人无法确定做调查笔录的具体起止时间,且无其他证据材料予以佐证。《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卫生行政处罚程序》、《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等法律对于行政处罚案件的调查时间和地点没有具体规定,且被告的质证意见对此作出了合理解释,因此不能认定被告的调查行为违法。3、原告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在执法人员调查时向行政执法人员陈述的证词与被告提交的其他证人证言、书证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而在法庭上所作出的有利于原告的陈述无其他证据相印证,且与原告有亲属关系和利害关系,故对原告的三位证人在法庭上的证言不予认定。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6证据形式合法,且调查行为没有违反法律规定,与执法人员在法庭上陈述的意见相互印证,较为客观真实,予以认定;对被告提交的证据7证明该案系联合办案,与本案有关联性,予以认定;对被告提交的证据8-16能证明行政处罚相对人的身份及被告依法、依程序规定作出行政处罚,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3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3年7月29日,中共湘潭县委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导小组接到举报:湘潭县花石中心卫生院职工涉嫌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县委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立即成立由湘潭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湘潭县监察局、湘潭县卫生局、湘潭县公安局组成专案调查组。于2013年7月29日-7月31日,联合调查组执法人员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其中,被告湘潭县卫生局对湘潭县花石中心卫生院湘潭县第二人民医院及该院院长胡某某进行取证调查,对湘潭县现代医院及该院医务人员郭某进行取证调查,对原告彭彩霞进行了调查。湘潭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对孕妇傅某、傅某的丈夫杨某某、傅某的婆婆夏某某、介绍人彭某进行调查。在执法人员的主持下,傅某、杨某某对介绍人彭某和鉴定人彭彩霞进行了图片指认。根据所调查的材料,联合调查组确认:原告彭彩霞经姐姐彭某介绍,利用湘潭县花石中心卫生院B超诊断仪为傅某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并将检查结果以暗示的形式告知了介绍人彭某,彭某又将检查结果告诉了孕妇傅某。傅某及其家人在得知其腹中胎儿为女孩的情况下,于2013年6月13日至17日在湘潭现代医院实施了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终止妊娠手术,引产结果为女孩。联合调查组将所调查的材料移交被告,并对该案进行督办。被告于2013年9月27日向原告下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根据原告的申请于2013年10月10日举行了听证。被告充分听取原告的申辩意见后,于2013年10月24日作出潭卫医罚字(2013)22号行政处罚决定,处罚内容:1、警告;2、罚款人民币2万元。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撤销湘潭县卫生局的潭卫医罚字(2013)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0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严禁利用超声技术和其他技术手段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严禁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湖南省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四十条规定:禁止采用超声技术和其他技术手段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为孕妇提供孕产期保健服务的计划生育技术服务人员和医务人员,不得明示或者暗示孕妇所孕胎儿性别。经产前诊断,医学上需要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须经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设立的母婴保健医学技术鉴定的组织批准。原告彭彩霞身为医务人员,违反上述规定为孕妇傅某作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并将鉴定结果以暗示的方法告诉了介绍人,造成孕妇傅某采取终止妊娠的严重后果。被告作出的潭卫医罚字(2013)22号行政处罚决定合法,原告要求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因本案中被告没有违法执法和侵犯原告人身权、财产权的行为,原告请求赔偿的理由不能成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彭彩霞的诉讼请求。

本案诉讼费50元,免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赵继荣

审 判 员  李晓红

人民陪审员  翁湘宁

二〇一四年一月七日

代理书记员  刘 妙

附件

附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的;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

第三十五条

《湖南省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

第四十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