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交通行政处罚

上诉人无锡富丽运输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南京市六合区交通运输局运政稽查大队交通行政处罚一案的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7日 案由:公路行政处罚 交通行政处罚 当事人:南京市六合区交通运输局运政稽查大队 无锡富丽运输有限公司 案号:(2014)宁行终字第20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无锡富丽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华锡良,无锡富丽运输有限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过建忠,无锡富丽运输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市六合区交通运输局运政稽查大队。

法定代表人端凯,南京市六合区交通运输局运政稽查大队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高建人,南京市六合区交通运输局运政稽查大队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上诉人无锡富丽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丽运输公司)因诉被上诉人南京市六合区交通运输局运政稽查大队(以下简称六合区运政稽查大队)交通行政处罚一案,不服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六宁行初字第3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富丽运输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过建忠,被上诉人六合区运政稽查大队的法定代表人端凯、委托代理人高建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16日16时,原告富丽运输公司驾驶员吴成林驾驶苏B-×××××车牵引苏B-×××××半挂车进行货物运输,被被告六合区运政稽查大队在南京市宁连主线收费站内查获。被告发现苏B-×××××为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苏B-×××××为解放重型罐式半挂车,该牵引车和半挂车《道路运输证》的许可经营范围均标明为普通货运。被告认定原告系取得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许可的道路货物运输者,其使用无道路运输证[“道路货物专用运输”(罐式容器)]的车辆从事货物运输,该行为违反了《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并依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对原告作出宁六交路稽罚(2013)第0070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处以6000元罚款、并责令即日改正的行政处罚。2013年10月18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依法享有对本行政区域内道路运输管理的行政职权。根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从事专用运输的车辆依法应当申领经营范围与之相对应的《道路运输证》。原告苏B-×××××、苏B-×××××车辆分别系解放重型罐式牵引车和有罐状容器用于运载润滑油的半挂车,符合“装备有灌状容器,用于运输固态、液态或其他介质的罐式汽车”的特性,应属于罐式专用运输汽车。而原告持有的《道路运输证》的经营范围系普通货运,故被告认定原告具有取得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许可的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者使用无道路运输证的车辆进行货物运输系违法行为,事实清楚。其依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六十五条之规定,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在处罚过程中,被告履行了立案、审批、告知等程序,符合法律规定。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罚适当,原告的起诉理由不能成立。为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人富丽运输公司上诉称,1、原审认定事实及适用规章有误。上诉人车辆系罐式车辆,罐式容器是运输车辆的固有装备,从事普通货物运输,依法领取了经营范围相适应的道路运输证。而根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的“道路货物专用运输”是指使用集装箱、冷藏保鲜设备、罐式容器等专用车辆进行的货物运输,该规定直接明确排除了罐式车运输为非货物专用运输,即罐式运输专用车运输不属于货物专用运输范畴,无需领取货物专用运输证。从使用罐式容器等专用车辆进行的货物运输为货物专用运输的定义来分析,这里的罐式容器非车辆的固有装备,而是额外使用在运输专用车辆上的罐式容器。被上诉人和原审法院将上诉人罐式车辆领取普通运输证从事普通货物运输的合法行为误认为需领取货物专用运输证的违法行为,是对《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的“道路货物专用运输”的错误理解,导致其适用规章错误。2、上诉人未实施无道路运输证车辆进行货物运输的违法行为,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进行处罚无事实依据。原审法院认定被诉行政处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罚适当毫无道理。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和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返还上诉人6000元罚款并由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六合区运政稽查大队辩称,1、上诉人称《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二条规定排除了罐式车运输为非货物专用运输,即罐式运输专用车运输不属于货物专用运输范畴,无需领取货物专用运输证;罐式容器非车辆的固有装备,而是额外使用在运输专用车辆的罐式容器。上诉人的这一观点是对上述规定的曲解,与国家标准不符。国家标准(GB/T17350-2009)《专用汽车和专用挂车术语、代号和编制办法》3.1.2.1证明苏B-×××××罐式半挂车是国家规定的专用货运车辆,须申请办理“货物专用道路运输证”。2、《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二条所规定的“道路货物专用运输,是指使用集装箱、冷藏保鲜设备、罐式容器等专用车辆进行的货物运输。”该规定所指罐式容器车辆属货物专用运输行为,应持有相适应的“货物专用道路运输证”才能从事经营,而苏B-×××××罐式半挂车却没有。3、道路运输证分为:普货道路运输证、货物专用道路运输证、大型物件道路运输证和危险货物道路运输证四种。上诉人所属的苏B-×××××罐式半挂车并未领取与车辆相适应的“货物专用道路运输证”,其所从事的经营活动系违章行为。根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上诉人在取得货运经营许可后,应按许可范围和公司承诺书的要求投放运输车辆。如投入罐式专用车辆的,应经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核对并符合条件,同意领取了货物专用道路运输证后才能经营。上诉人所属苏B-×××××罐式半挂车领取了“普货道路运输证”,未申请办理与其相适应的“货物专用道路运输证”,故认定其使用无道路运输证的车辆参加经营行为完全正确。4、在事实确凿的情况下,被上诉人依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对上诉人给予行政处罚完全正确。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行政处罚决定书》;2、立案审批表;3、询问笔录;4、交通行政案件证据材料登记表4份;5、委托授权书;6、证据登记保存清单;7、车辆暂扣凭证;8、违法行为调查报告;9、违法行为通知书;10、交通行政案件(一般案件)当事人陈述、申辩书;11、重大案件讨论记录;12、缴纳罚款通知书;13、代缴罚款申请书;14、文书送达凭证;15、处罚结案报告;16、车辆暂扣凭证;17、证据登记保存清单。

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交的依据有:《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

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提交证据有:1、江苏省代收罚款收据;2、行政处罚决定书;3、违法行为通知书;4、苏B-×××××机动车行驶证、苏B-×××××挂机动车行驶证;5、苏B-×××××道路运输证、苏B-×××××挂道路运输证。

以上证据、依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

原审法院经庭审质证认定,被告提供的证据1—15系经合法程序取得,证据形式均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本案具有证明力;证据16-17与证据6-7系重复证据,故不予重复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1-5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审法院对证据的审查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原审认证正确。二审中,经本院责令,被上诉人六合区运政稽查大队向法庭提交了中国工商银行六合支行出具的罚没款缴款凭证,用以证明涉案罚款已经上缴财政账户。上诉人对该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无异议。

本院经审理对原审法院认定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本院另查明,被上诉人六合区运政稽查大队在作出被诉行政处罚过程中,履行了立案、审批、告知等程序,上诉人当庭表示对其所履行程序无异议。

本院审理中,各方当事人围绕本案争议焦点即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是否清楚,适用法律是否正确进行了辩论。上诉人富丽运输公司认为,根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二条的规定,罐式容器是普通车辆加上罐式容器,而上诉人使用的涉案车辆在出厂之时罐式容器与车辆本身是连为一体的,因而并非罐式专用车辆;上诉人领取的普货道路运输证不在《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二条的规定范围之内;上诉人从2008年开始运输润滑油,在无锡市不需要领取其它相关证件;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被上诉人六合区运政稽查大队认为,上诉人使用罐式容器才能运输液体的润滑油,根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等相关规定,必须领取专用道路运输证方能进行道路货物运输;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原审判决应予以维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五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六合区运政稽查大队作为区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负责其辖区内的道路货物运输和货运站的管理工作。

《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二条第三款规定,“本规定所称道路货物专用运输,是指使用集装箱、冷藏保鲜设备、罐式容器等专用车辆进行的货物运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17350-2009)《专用汽车和专用挂车术语、代号和编制方法》规定了专用汽车和专用挂车的术语、代号、编制方法和定义,其中3.1.2关于“罐式汽车”的定义为:“装备有罐状容器,用于运输或者完成特定作业任务的专用汽车。罐式汽车分为罐式专用运输汽车、罐式专用作业汽车。”3.1.2.1关于“罐式专用运输汽车”的定义为:“装备有罐状容器,用于运输固态、液态或其他介质的罐式汽车。”据此可见,判断罐式车辆是否为道路货物专用车辆的依据是车辆上装备有罐状容器并用于货物运输,并非以罐式容器与车辆是否能够分离或者是否连为一体为依据。本案中,上诉人所属的苏B-×××××、苏B-×××××车辆分别系解放重型罐式牵引车和半挂车。半挂车上装备有罐状容器,正在运载液态的润滑油,其特征符合“装备有灌状容器,用于运输固态、液态或其他介质的罐式汽车”的特性,应属于罐式专用运输汽车。上诉人称其车辆与罐式容器为一统一整体,不属于道路货物专用车辆的上述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依法不予采信。

《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规定了申请从事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者应当提交的申请材料,其中包括经营者拟投入运输车辆的承诺书,承诺的内容包括其即将投入运输的车辆数量、类型、技术性能等事项。《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十三条规定,“被许可人应当按照承诺书的要求投入运输车辆。购置车辆或者已有车辆经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核实并符合条件的,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向投入运输的车辆配发《道路运输证》。”参照交通部交公路发(2005)524号《关于启用新版道路运输证件的通知》的相关规定,从事专用运输的车辆依法应当申领经营范围与之相对应的《道路运输证》。上诉人涉案车辆领取的《道路运输证》并未注明系罐式专用车辆,被上诉人认定上诉人系“取得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许可的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者使用无道路运输证的车辆进行货物运输”,认定事实清楚。被上诉人依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第六十五条规定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书》,符合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程序亦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认为其“无使用无道路运输证的车辆参加货物运输的违法行为”等上诉主张,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无锡富丽运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宋振敏

审 判 员  戴如芳

代理审判员  熊文超

二〇一四年三月七日

书 记 员  沈 岚

速 录 员  魏 璇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

第六十五条第五条第二条第三款第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