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盐业其他行政行为

聊城金纬纺织有限公司与聊城市东昌府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处罚一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1日 案由:地矿其他行政行为 劳动社会保障其他行政行为 盐业其他行政行为 当事人:聊城金纬纺织有限公司 聊城市东昌府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3)聊东行初字第159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聊城金纬纺织有限公司。驻聊城市凤凰工业园纬二路东首。

法定代表人:于保华,男,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树松,男,1960年3月18日出生,汉族,该公司科长。

委托代理人:徐明波,男,1971年4月7日出生,汉族,聊城东昌安太××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聊城市东昌府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驻聊城市东昌府区向阳路。

法定代表人:李国良,男,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磊,男,该局××监察局副局长。

第三人:苏风梅(又名苏凤梅),女,1972年2月22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第三人:袁红芳,女,1975年4月11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第三人:李秀华,女,1977年7月5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第三人:袁莉莉(又名袁丽丽),女,1983年12月1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第三人:李小平(又名李平),女,1969年7月13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第三人:张英杰,女,1979年4月1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第三人:李苏民,女,1973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第三人:曹玉伟,女,1973年5月10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第三人:李峰,男,1981年8月22日出生,汉族,下岗工人。

以上九位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陈茂林,男,山东××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诉讼记录

原告聊城金纬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纬公司)不服被告聊城市东昌府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区人社局)作出的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于2013年10月2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依法受理,于2013年11月4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和应诉通知书。因苏风梅等九人与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苏风梅等九人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并于2013年11月4日向其送达参加诉讼通知书及起诉状副本。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金纬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树松、徐明波,被告区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黄磊,第三人苏风梅等九人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茂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区人社局于2013年8月12日作出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该决定书显示,区人社局认定金纬公司拖欠苏风梅、袁红芳、李秀华、袁莉莉、李小平、张英杰、李苏民、曹玉伟、李峰养老保险费、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违反了《劳动法》第七十二条及《社会保险法》第十条、第二十三条、第四十四条,根据《劳动法》第一百条及《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决定给予金纬公司下列行政处理:1、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苏风梅缴纳2009年5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26593元,其中集体部分18995元,个人部分7598元,并加收滞纳金15901.34元。医疗保险费9580.5元,其中集体部分7451.5元,个人部分2129元,另加收滞纳金8650.72元。失业保险2849.25元,其中集体部分1899.74元,个人部分949.81元,并加收滞纳金1766.8元。以上金额合计65341.61元。2、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袁红芳缴纳2008年1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32637.84元,其中集体部分23313.4元,个人部分9324.44元,并加收滞纳金30487.03元。医疗保险费12837.87元,其中集体部分9985.01元,个人部分2852.86元,另加收滞纳金17194.22元。失业保险3497.01元,其中集体部分2331.34元,个人部分1165.67元,并加收滞纳金3387.4元。以上金额合计100041.37元。3、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李秀华缴纳2008年1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32637.84元,其中集体部分23313.4元,个人部分9324.44元,并加收滞纳金30487.03元。医疗保险费12837.87元,其中集体部分9985.01元,个人部分2852.86元,另加收滞纳金17194.22元。失业保险3497.01元,其中集体部分2331.34元,个人部分1165.67元,并加收滞纳金3387.4元。以上金额合计100041.37元。4、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袁莉莉缴纳2008年1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32637.84元,其中集体部分23313.4元,个人部分9324.44元,并加收滞纳金30487.03元。医疗保险费12837.87元,其中集体部分9985.01元,个人部分2852.86元,另加收滞纳金17194.22元。失业保险3497.01元,其中集体部分2331.34元,个人部分1165.67元,并加收滞纳金3387.4元。以上金额合计100041.37元。5、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李小平缴纳2008年5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30751元,其中集体部分21992.4元,个人部分8758.6元,并加收滞纳金26365.09元。医疗保险费11879.82元,其中集体部分9239.86元,个人部分2639.96元,另加收滞纳金14778.01元。失业保险3298.86元,其中集体部分2199.24元,个人部分1099.62元,并加收滞纳金2929.45元。以上金额合计90002.23元。6、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张英杰缴纳2008年5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30751元,其中集体部分21992.4元,个人部分8758.6元,并加收滞纳金26365.09元。医疗保险费11879.82元,其中集体部分9239.86元,个人部分2639.96元,另加收滞纳金14778.01元。失业保险3298.86元,其中集体部分2199.24元,个人部分1099.62元,并加收滞纳金2929.45元。以上金额合计90002.23元。7、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李苏民缴纳2008年5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30751元,其中集体部分21992.4元,个人部分8758.6元,另加收滞纳金26365.09元。医疗保险费11879.82元,其中集体部分9239.86元,个人部分2639.96元,另加收滞纳金14778.01元。失业保险3298.86元,其中集体部分2199.24元,个人部分1099.62元,并加收滞纳金2929.45元。以上金额合计90002.23元。8、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曹玉伟缴纳2008年5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30751元,其中集体部分21992.4元,个人部分8758.6元,另加收滞纳金26365.09元。医疗保险费11879.82元,其中集体部分9239.86元,个人部分2639.96元,另加收滞纳金14778.01元。失业保险3298.86元,其中集体部分2199.24元,个人部分1099.62元,并加收滞纳金2929.45元。以上金额合计90002.23元。9、接到本文书15日内为李峰缴纳2009年2月至2013年7月养老保险费27798.4元,其中集体部分21559.2元,个人部分6239.2元,并加收滞纳金18343.69元。医疗保险费10155.33元,其中集体部分7898.59元,个人部分2256.74元,另加收滞纳金10026.09元。失业保险2978.4元,其中集体部分1985.6元,个人部分992.8元,另加收滞纳金2038.18元。以上金额合计71340.09元。

被告区人社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第三人苏风梅2009年提出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的申请书。 2、原告车间2008年7月22日出具的《袁红芳同志的处理申报材料》。该材料显示,袁红芳2008年2月17日后一直未来公司上班,也未签订2008年劳动合同,属于擅自离岗。 3、原告2008年8月10日出具的《关于对袁红芳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该意见显示袁红芳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到期后,经车间多次通知,袁红芳没到公司续签劳动合同,袁红芳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7年12月31日终止。 4、原告车间2006年12月26日出具的《李秀华同志的处理申报材料》。该材料显示,李秀华2006年12月提出解除劳动关系,2005年签下岗合同。 5、原告2006年12月31日出具的《关于对李秀华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该意见显示,李秀华于2005年5月与公司签订下岗劳动合同(期限为2005年6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李秀华提出与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李秀华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已于2006年12月31日终止。 6、原告车间出具的《袁莉莉同志的处理申报材料》。该材料显示,袁莉莉2007年9月因病请假,后未上班,让同事捎信不再上班,按擅自离岗处理。 7、原告2007年12月28日出具的《关于对袁莉莉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该意见显示袁莉莉于2007年1月与公司签订上岗劳动合同,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在合同期限内,未经公司同意于2007年9月22日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至今未上班,属于擅自离职,已构成违约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其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7年9月22日终止。袁莉莉应当向公司支付5000元违约金。 8、李小平2008年4月8日出具的要求解除合同的申请。 9、原告车间出具的《张英杰同志的处理申报材料》。该材料显示,张英杰2008年5月5日请病假,5月27日自愿解除劳动合同,未签2008年劳动合同。 10、原告2008年8月10日出具的《关于对张英杰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该意见显示张英杰2007年与公司签订上岗劳动合同,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车间多次通知,该同志未来公司续签劳动合同,本人口头申请辞职,张英杰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7年12月31日终止。 11、李苏民2008年4月24日出具的辞职申请。 12、曹玉伟2008年出具的不续签劳动合同的申请。 13、原告车间出具的《李峰同志的处理申报材料》。该材料显示,李峰于2009年1月23日请假两周后未上班,按公司制度应解除劳动合同。 14、原告2009年12月25日出具的《关于对李峰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该意见显示李峰2008年已与公司签订上岗劳动合同,期限为2008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在合同期限内未经公司同意于2009年2月8日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至今未来公司上班,属于擅自离职。李峰已构成违约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其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9年2月8日擅自离职时终止。 15、被告2013年7月16日分别询问苏风梅等九位第三人的笔录。苏风梅等人分别讲述了在原告处工作、离开原告公司及要求原告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具体情况。

被告主张上述证据证明九位第三人是原告单位职工,原告拖欠第三人社会保险费。 16、投诉登记表。 17、劳动保障监察立案审批表。 18、劳动保障监察案件处罚(处理)报批表。 19、东昌劳社监询字(2013)第032号《劳动保障监察调查询问通知书》及送达回执。 20、东昌人社监令字(2013)第030号《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通知书》及送达回执。 21、东昌人社监告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事先告知书》及送达回执。 22、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及送达回执。

被告主张证据16-22证明其作出行政处理决定书的程序。

原告金纬公司诉称:一、被告认定事实错误。苏风梅、袁红芳、李秀华、袁莉莉、李小平、张英杰、李苏民、曹玉伟,李峰九人曾经是原告公司职工,但因种种原因分别解除和终止了劳动合同,早已不是原告公司的职工,原告也就没有义务再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被告认定原告拖欠了苏风梅等九人的养老保险金、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费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事实上,苏风梅于2009年9月1日向公司申请解除了劳动关系。袁红芳与公司于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签订了劳动合同,合同到期后,经公司多次通知,该同志并没有续签劳动合同,也没有再来公司上班,双方已经终止了劳动关系。李秀华于2005年5月份签订了为期一年的下岗合同,2006年12月份经本人提出与公司解除了劳动关系。袁莉莉于2007年1月份与公司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劳动合同,但在合同期内因该同志有病请假,假期期满后经多次通知仍未上班,合同期满后也未续签劳动合同。李小平于2008年4月8日经本人申请双方解除了劳动合同。张英杰合同期满经多次通知未上班,也未续签劳动合同,于2008年5月自愿解除了劳动合同。李苏民因患病于2008年4月24日申请辞职,双方解除了劳动合同。曹玉伟于2008年6月10日经本人申请不续签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合同终止。李峰于2009年2月8日擅自离开工作岗位,始终未来公司上班,合同期满也未续签劳动合同。为此,上述九人经申请解除或终止合同,都没有再续签劳动合同,也没有再回原告处上班,已不属于本单位职工,原告不应再为其缴纳养老保险金、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费等费用。二、被告适用法律不当。《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社会保险法》第十条规定,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第二十三条规定,职工应当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按照国家规定共同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第四十四条规定,职工应当参加失业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按照国家规定共同缴纳失业保险费。以上规定是要求用人单位和劳动者(职工)应当缴纳社会保险,职工应当是单位职工。但本案中苏风梅等九人已分别与原告解除或终止了劳动合同,苏风梅等九人已不是原告的职工,原告也就没有义务再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被告根据以上规定出具处理决定书显然适用法律不当。

原告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被告所提交的1-14号证据及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原告主张1-14号证据可证明,本案第三人有的申请解除了劳动关系,有的终止了劳动关系,原告与九位第三人都不存在劳动关系。

被告区人社局辩称:2013年7月3日,我局接到金纬公司职工苏风梅、袁红芳、曹玉伟、李秀华、李苏民、李小平、袁莉莉、张英杰、李峰等9人的投诉,反映金纬公司自2008年至今未交社会保险问题,同时又向我局提交东昌府区信访局和我局信访办的信访答复意见。随后我局指派劳动监察员当日登记。2013年7月5日,我局向金纬公司送达《调查询问通知书》,并要求其提交相关证据。金纬公司向我局提交部分第三人《申请书》、《处理申报材料》、《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经审查,我局认为不符合《山东省劳动合同管理操作意见》第十条的规定。我局依职权查阅第三人的档案,未有解除、终止合同通知书和送达劳动者本人签名的送达回执。2013年7月8日,我局正式立案。2013年7月16日,我局向第三人询问并制作了笔录。依据《山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条例》的规定,2013年7月22日,我局下达(2013)第030号《责令整改指令书》、(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事先告知书》,责令金纬公司缴纳拖欠的社会保险费,并于2013年8月5日送达金纬公司。但金纬公司未缴纳。我局于2013年8月12日作出(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并送达金纬公司。

我局的处理依据如下:一、《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三条规定,国务院劳动保障行政主管部门主管全国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据此,我局有权依法对金纬公司拖欠职工社会保险费问题进行处理。二、《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合同时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在十五日内为劳动者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山东省劳动合同管理操作指南》第十条规定,用人单位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合同终止的,应当向劳动者出具《解除/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送达劳动者本人,并要求劳动者本人签字、盖章确认。原告称第三人与其解除了劳动关系,但一直没有向我局提供解除/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和送达给劳动者的回执,也未向我局申报。原告的行为显然违反了上述法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意见的解释(二)》第一条规定,因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产生的争议,用人单位不能证明劳动者收到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书面通知时间的,劳动者主张权利之日为劳动争议发生之日。我局认为,原告未提交第三人与其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书面通知,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依然存续,原告应为第三人缴纳社会保险。

综上,我局认为,我局作出的《劳动保障行政处理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该决定书合理、合法、客观,原告要求予以撤销的证据不足。我局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苏风梅等九人述称,本案被告作为东昌府区的劳动保障行政主管部门,依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三条的规定,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具有劳动监察职权。在作出行政处理前,被告履行了立案、告知等法定程序。原告不按被告的要求报送相关材料,未履行整改方案,属于《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三十条的情形。据此,被告作出《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要求原告为第三人缴纳社会保险,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原告称被告认定事实错误,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原告所述第三人不是原告的职工,已与第三人解除合同,是不负责任的说法。事实上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并未解除劳动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意见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因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产生的争议,用人单位不能证明劳动者收到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书面通知时间的,劳动者主张权利之日为劳动争议发生之日。第三人认为,原告未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未经法定程序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不能产生法律效力。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仍然存续。根据《劳动部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企业职工调动、辞职、解除劳动合同,职工所在单位应当在一个月内将职工档案转交其新单位或其户口所在地的街道劳动部门。《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出具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证明,并在15日内为劳动者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原告未按规定移交档案手续,说明第三人与原告劳动关系存在。被告提交的证据具备合法性、真实性,与本案有关联。原告2012年2月20日为第三人苏风梅、曹玉伟出具的证明及2012年10月12日为张英杰出具的证明,与原告的陈述形成了一个证据链,能够证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

第三人请求法院维持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

第三人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原告2012年2月20日出具的苏风梅月工资收入1000元的证明。第三人主张该证据可证明2012年2月20日苏风梅还是原告单位职工。 2、原告2012年2月20日出具的曹玉伟月工资收入1000元的证明。第三人主张该证据可证明2012年2月20日曹玉伟还是原告单位职工。 3、原告2002年10月12日为张英杰出具的计划生育证明信。第三人主张该证据可证明原告与张英杰存在劳动关系。

对被告提交的证据,原告异议称:对被告所提交证据,原告对其向被告提交的1-14号证据无异议。对被告询问九位第三人的询问笔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所要证明的问题有异议。原告认为询问笔录可证明第三人离开原告公司的事实。第三人离开公司后始终未上班,不符合劳动关系成立的条件,不能认定第三人与原告存在劳动关系。对被告提交的程序性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第三人主张权利已超过追诉时效,被告不应当立案受理。

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第三人表示无异议。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认为,在处理劳动纠纷中,原告应当对其与第三人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承担举证责任,但原告提交不出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书,足以说明苏风梅等九位第三人现仍为原告金纬公司职工。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第三人表示对申请书无异议。对原告单方出具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内容有异议。第三人认为,第三人是受单位原领导误导写的申请,领导称谁先写就先给谁交社保,但原告至今都没给交社会保险,申请书并非第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原告单位及车间的决定系原告单方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告与第三人存在劳动关系。

对第三人提交的证据,原告表示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为苏风梅、曹玉伟出具收入证明,是两人因买房要求公司出具的,如无此证明,两人无法购房,但不能证明两人是原告单位职工。张英杰计划生育关系仍在原告单位,但计划生育证明信不能证明张英杰是原告单位职工。

对第三人提交的证据,被告无异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作以下确认:对原告、被告及第三人提交的证据,各方当事人对证据的真实性均未提出异议。上述证据客观、合法,与本案相关联,均为本案的有效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苏风梅、袁红芳、李秀华、袁莉莉、李小平、张英杰、李苏民、曹玉伟、李峰原在金纬公司上班。第三人苏风梅与原告最后一次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为2008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苏风梅于2009年向原告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申请,于2009年5月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第三人袁红芳与原告最后一次签订劳动合同是在2007年。后袁红芳于2008年2月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第三人李秀华2005年签下岗合同,于2005年5月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第三人袁莉莉与原告最后一次签订劳动合同是在2007年,合同期限为1年。袁莉莉于2007年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第三人李小平与原告最后一次签订劳动合同是在2007年1月,合同期为1年。李小平2008年4月8日申请解除劳动合同,于2008年4月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第三人张英杰与原告最后一次签订劳动合同是在2007年,合同期为1年。张英杰于2008年5月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第三人李苏民与原告最后一次签订劳动合同是在2007年,合同期为1年。李苏民2008年4月24日申请辞职,并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第三人曹玉伟最后一次与原告签订劳动合同是在2007年,合同期为1年。曹玉伟于2008年申请不再续签劳动合同,并于2008年6月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第三人李峰于2008年与原告签订了合同期限为2008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于2009年2月离开工作岗位不再上班。

针对袁红芳、李秀华、袁莉莉、张英杰、李峰的具体情况,原告金纬公司以袁红芳2007年与公司签订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的上岗劳动合同,合同到期,车间多次通知,该同志未来公司续签劳动合同为由,于2008年8月10日出具《关于对袁红芳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认定袁红芳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7年12月31日终止。原告金纬公司以李秀华2005年5月与公司签订期限为2005年6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的下岗劳动合同,合同到期,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为由,于2006年12月31日出具《关于对李秀华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认定李秀华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6年12月31日终止。原告金纬公司以袁莉莉2007年1月与公司签订合同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的上岗劳动合同,在合同期内未经公司同意于2007年9月22日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至今未来公司上班,属于擅自离职为由,于2007年12月28日出具《关于对袁莉莉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认定袁莉莉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7年9月22日终止。原告金纬公司以张英杰2007年与公司签订合同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的上岗劳动合同,合同到期,车间多次通知,该同志未来公司续签劳动合同,本人口头申请辞职为由,于2008年8月10日出具《关于对张英杰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认定张英杰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7年12月31日终止。原告金纬公司以李峰2008年与公司签订合同期限为2008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的上岗劳动合同,在合同期限内,未经公司同意于2009年2月8日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至今未回公司上班,属于擅自离职为由,于2009年12月25日出具《关于对李峰同志与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意见》,认定李峰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9年2月8日终止。但原告金纬公司并未向九位第三人送达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书面证明。 2013年7月,苏风梅等九位第三人向被告区人社局投诉,要求原告金纬公司为其缴纳2008年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在被告区人社局的办理过程中,原告金纬公司向被告提交了九位第三人与原告劳动关系方面的相关证据。2013年8月12日,被告区人社局作出了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决定由金纬公司为第三人苏风梅缴纳2009年5月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用,为第三人袁红芳、袁莉莉、李秀华缴纳2008年1月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用,为第三人李小平、张英杰、李苏民、曹玉伟缴纳2008年5月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用,为第三人李峰缴纳2009年2月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用。被告同时决定加收原告金纬公司上述社会保险费用的滞纳金。

案经合议庭评议,本院认为:

本案中,九位第三人原在金纬公司上班,后因各种原因离开在金纬公司处的工作岗位。原告金纬公司虽然认为其与九位第三人已解除或终止了劳动关系,但金纬公司并未向九位第三人送达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书面证明。据此,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一百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作出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决定由金纬公司为第三人苏风梅缴纳2009年5月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用,为第三人袁红芳、袁莉莉、李秀华缴纳2008年1月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用,为第三人李小平、张英杰、李苏民、曹玉伟缴纳2008年5月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用,为第三人李峰缴纳2009年2月至2013年7月的社会保险费用,并决定加收原告金纬公司上述社会保险费用的滞纳金,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被告在接到九位第三人的投诉后,对金纬公司提交的相关材料进行了审查,对九位第三人进行了调查询问。被告对金纬公司下达了《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指令书》和《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事先告知书》,但金纬公司并未改正。后被告于2013年8月12日作出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被告作出该决定书的程序合法。

裁判分析过程

综上,被告区人社局2013年8月12日作出的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当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聊城市东昌府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3年8月12日作出的东昌人社监理字(2013)第009号《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聊城金纬纺织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韩恒印

审判员  雷素兰

审判员  于淑青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辛艳敏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