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其他行政行为

梁X诉上海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案

结案日期: 案由:治安其他行政行为 当事人:上海市公安局 梁X 案号:(2013)静行初字第55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梁X,女,1964年1月1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闵行区XX镇XX村XX号。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住所地上海市武宁南路128号。

法定代表人白少康,局长。

委托代理人邹XX,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刘X,该局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梁X不服被告上海市公安局(以下简称市公安局)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3年4月7日立案受理后,于同月10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4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梁X、被告市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邹XX、刘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市公安局于2012年12月7日作出编号为沪[2012]第XXXXX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内容为:梁X,本机关于2012年11月30日收到您要求获取“2012年11月8日,申请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就该案被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地区分局移送至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公安局又将此案移送至上海市公安局及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的相关信息”的申请。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项的规定,答复如下:经审查,根据《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的规定,您要求获取的信息不属于《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予公开的政府信息。被告市公安局于2013年4月15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的证据、依据:原告填写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被告出具的收件回执、被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及邮政回执,用以证明被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合法。

原告梁X诉称,其申请公开的信息与本人有关,且依法属于《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所规定的应予公开的政府信息范畴,被告不予公开的告知违法,且未在告知中说明不予公开的理由,故请求法院确认被告所作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违法,并责令其公开相关政府信息。

被告市公安局辩称,并非所有的政府信息都属于公开的范围,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内部信息、过程性信息不予公开,原告申请公开的信息是政府信息,但属于内部、过程性的政府信息,故被告答复不予公开正确,且被告在告知中亦明确了不公开的理由是“不属于《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予公开的政府信息”。被告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庭审质证,被告提供的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和来源合法,与被诉政府信息公开告知的合法性具有关联性,均具有证据效力,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查,本院确认如下事实:原告梁X于2012年11月29日向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提出申请,要求获取“2012年11月8日,申请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就该案被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地区分局移送至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公安局又将此案移送至上海市公安局及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的相关信息”。次日,被告收到该申请,并出具了收件回执。同年12月7日,被告作出被诉编号为沪[2012]第XXX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之后,原告向上海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上海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3月9日作出维持的复议决定。原告不服,诉讼来院。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上海市公安局依法具有受理和处理向其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法定职责。在收到原告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后,被告出具收件回执,经审查于法定期限内向原告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其程序符合法律规定。根据原告申请,其要求公开的政府信息指向的是公安机关就涉及原告案件的内部移送信息,属公安内部管理信息,被告认为不应予公开的观点,可予支持。据此,被告根据《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项的规定,答复原告其要求获取的信息不属于《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并无不当。原告以被告未在告知中明确说明不予公开的理由为由,要求确认被告所作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违法,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梁X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梁X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法条

《信息公开条例》

第二十一条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二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