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王贵生诉正阳县人民政府拆迁行政补偿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1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房屋行政补偿 当事人:正阳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办公室 王贵生 王志恒 正阳县人民政府 王书品 王志腾 案号:(2013)驻行终字第286-288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王贵生,男,汉族,1944年12月15日生。

上诉人(一审原告)王志腾,男,汉族,1973年12月29日生。

上诉人(一审原告)王志恒,女,汉族,1975年10月20日生。

上诉人(一审原告)王书品,女,汉族,1983年6月16日生。

上诉人王志腾、王志恒、王书品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王贵生,基本情况同上。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正阳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毕启民,县长。

委托代理人杨伟新,正阳县法律服务中心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正阳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办公室。

法定代表人鲁海洋,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丽坤,正阳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办公室工作人员。

一审第三人正阳县土地储备开发中心。

法定代表人王小顺,主任。

委托代理人夏志永,正阳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上诉人王贵生、王志腾、王志恒、王书品因拆迁行政补偿一案,不服正阳县人民法院(2013)正行初字第18-2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志腾、王志恒、王书品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王贵生,被上诉人正阳县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杨伟新,被上诉人正阳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办公室的委托代理人王丽坤,一审第三人正阳县土地储备开发中心的委托代理人夏志永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查明:2007年11月,四上诉人的房屋被县政府强制拆迁,双方为此发生纠纷。2009年6月26日,因四上诉人不服正阳县人民政府对其房屋的强制拆迁,向平舆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将县政府、拆迁办列为被告,将储备中心列为第三人。在诉讼期间,因房屋已被拆迁,无法评估,四上诉人要求对其被拆迁房屋所占用的土地进行重新评估。2010年4月20日,王贵生、王书品、王志恒共同委托王志腾代表本案的四上诉人与本案被上诉人及第三人达成评估协议书。2010年11月11日,四上诉人向平舆县人民法院提出重新评估的申请。2011年1月6日,驻马店市新兴土地评估事务所作出(驻马店)新兴(2010)(估)字第56号土地价格报告,对四上诉人被拆迁房屋所占用的宅基地重新作出评估。其中,王志腾的土地总价格为542680.32元;王贵生的土地总价格为134659.20元;王志恒的土地总价格为21621.6元;王书品的土地总价格为21621.6元。评估对象按70年国有住宅土地出让价格进行的评估,评估价格中包含有土地出让金。2011年1月27日,平舆县人民法院向四上诉人送达了该评估报告。在该评估结论作出后,经平舆县人民法院居中调解,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委托王志腾,于2011年4月12日分别与正阳县人民政府签订了拆迁赔偿协议书。在该协议书中,四上诉人与县政府约定,以(驻马店)新兴(2010)(估)字第56号土地价格报告确定的土地价格为基础,扣除25﹪的土地出让金,其中扣除王志腾135670.32元;扣除王贵生33664.8元;扣除王志恒和王书品各5405.4元。2011年4月25日,四上诉人分别与正阳县顺达拆迁服务公司签订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分别赔偿四上诉人土地、房屋及附属物等补偿费。2011年4月26日,四上诉人按赔偿协议及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的约定领取了赔偿款。2011年5月4日,四上诉人就本案涉及的拆迁赔偿案件向平舆县人民法院申请撤诉,平舆县人民法院予以准许。2013年5月28日,四上诉人以被上诉人扣除25﹪的土地出让金没有法律依据,不合理、不公平为由,要求被上诉人赔偿王志腾土地补偿款135670元;王贵生土地补偿款33664.8元;王志恒、王书品土地补偿款各16216元。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王志腾、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认为被上诉人扣除土地出让金的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故可依法提起行政诉讼。本案中,因县政府的拆迁行为,四上诉人不服提起了行政赔偿诉讼。在诉讼中,因对拆迁占用土地评估价格不服,四上诉人申请了重新鉴定,在平舆县人民法院主持下,上诉人、被上诉人就评估事项达成一致协议。在鉴定结论出具后,四上诉人委托王志腾就本案的拆迁赔偿问题签订了协议书,双方约定按评估总地款扣除25﹪的土地出让金后进行赔偿。这说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已就行政赔偿问题达成了一致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行政赔偿诉讼可以调解。达成的协议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所以四上诉人与正阳县人民政府就拆迁赔偿达成协议并约定扣除土地出让金并没有违法法律的规定。此外,四上诉人所使用的国有土地系划拨土地,而不是出让取得的土地,其使用国有土地并没有依法交纳土地出让金,而评估是按照国有出让土地进行评估的,其价格构成中包含了土地出让金,所以在县政府对四上诉人进行拆迁赔偿时扣25﹪的土地出让金的行为并无不当。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称其对王志腾的委托是一般委托且仅是处理在平舆县法院的行政赔偿诉讼,王志腾无权代理他们与县政府签订赔偿协议。但在该赔偿协议之后签订的安置补偿协议书及向平舆县法院提交的撤诉申请书均为四上诉人亲自签字,而且在2011年4月6日四上诉人均领取了含本案的土地赔偿款在内的拆迁补偿费用。这说明,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对王志腾代签赔偿协议、扣除土地出让金均是知情的,在其后其又签订的拆迁安置协议及领取补偿款的行为说明了他们对王志腾的代理行为是认可的,否则他们在当时就会提出异议,也不会同意领取补偿款并向平舆法院申请撤诉。因此,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称其没有委托王志腾意见是不成立的。即使是其利益受到了损害,其也应当依照法律的规定向代理人王志腾进行追责,而不是提起行政诉讼要求被上诉人赔偿。本案第三人储备中心在四上诉人的拆迁中,不是拆迁人,也不是行政赔偿的协议签订人,所以,储备中心与本案无关。综上,四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被上诉人及第三人的辩述意见予以采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王志腾、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要求正阳县人民政府赔偿王志腾土地补偿款135670元;赔偿王贵生土地补偿款33664.8元;赔偿王志恒、王书品土地补偿款各16216元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王贵生、王志腾、王志恒、王书品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由被上诉人提供的11条证据可以证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对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没具体依法审查就予以采信。请求二审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确认被上诉人扣除上诉人25℅土地出让金的行为违法,依法赔偿四上诉人被扣除的费用,并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正阳县人民政府答辩称,王志腾代签补偿协议是在平舆县法院见证下达成的,该协议合法有效,达成协议后,在安置补偿协议书及向平舆县人民法院提交的撤诉申请上四上诉人均为自己签字,说明四上诉人已经知道并认可了协议的内容,在四上诉人撤诉的前提下,被上诉人才对四上诉人进行了补偿。上诉人获得的土地没有按规定缴纳土地出让金,而评估时将出让金的价格包括在内,扣除理由正当,且该事实已经得到四上诉人的认可,现在又起诉属于滥用诉权。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正阳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办公室的答辩意见同正阳县人民政府的答辩意见相一致。

一审第三人正阳县土地储备开发中心答辩称,一审判决已认定土地储备开发中心不是本案的相关主体,不应将储备开发中心列为第三人,应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诉称2011年4月12日在平舆县人民法院的主持下与正阳县人民政府签订的协议书是由王志腾未经其特别授权的情况下代签的,上诉人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不知道该协议的内容。但2011年4月25日签订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已注明按2011年4月12日签订的协议书价格补偿,该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均为四上诉人亲自签字。2011年5月4日,四上诉人按协议约定领取补偿款后,向平舆县人民法院提交了撤诉申请书,该申请书载明四上诉人是在与正阳县人民政府达成协议,且履行完毕的情况下自愿撤回起诉。上述事实说明上诉人王贵生、王志恒、王书品对2011年4月12日由王志腾代签的协议书内容是知道的,对王志腾的代签行为也是认可的,其诉称对该协议内容并不知晓的主张不能成立。综上,上诉人王贵生、王志腾、王志恒、王书品上诉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结果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诉讼费150元,由上诉人王贵生负担50元,上诉人王志腾负担50元,上诉人王志恒、王书品均担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秦永奇

审 判 员  于发安

代理审判员  马国中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杨营营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