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内贸外贸行政处罚

(2013)穗越法行初字第48号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5月8日 案由:内贸外贸行政处罚 税务行政处罚 当事人:广州建元物流有限公司 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东区稽查局 案号:(2013)穗越法行初字第48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广州建元物流有限公司,地址: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大道348号1101房。

法定代表人:黄秉彝,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叶再新、李龙云,广东明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东区稽查局,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01-1号。

法定代表人:罗小林,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乐园、罗文,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东区稽查局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广州建元物流有限公司不服被告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东区稽查局行政处罚决定一案,于2013年1月8日向本院提出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4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广州建元物流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叶再新、李龙云律师,被告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东区稽查局的委托代理人乐园、罗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广州建元物流有限公司诉称,一、业务操作过程所涉及的事实证明原告是善意接受了增值税发票申报退税,不存在高报货物出口价格的行为。2009年原告业务人员经人介绍为旭宁公司和银科公司采购液晶显示屏和太阳能电池等产品出口至香港。在上述两家公司考察过程中,原告业务人员确实看到有工人在生产线上,并且公司有一定规模,是当地“纳税十强”企业等。由此,原告相信上述两家公司是上规模的生产企业,其产品即属科技含量高的环保产品,又是国家鼓励出口的产品,遂开始为其产品办理出口业务。为规避风险,原告开展的业务实际上是出口代理业务,出口产品的外汇成交价格和国内采购价格均由外商和旭宁公司、银科公司直接商定,货物也是由上述两家公司直接发运至码头交外商验货,并委托报关行报关出口。货物出口后,外商会将外汇货款汇入原告账户,在收到外商的货款以后,原告结汇后会将对应的人民币货款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支付到上述两家公司账户,在收到上述两家公司开出的增值税发票并网上认证通过以及收齐全套出口报关单证后,原告会将每批货款的税款预先付到上述两家公司,然后原告向国税局申报出口退税。在业务过程中,原告事先尽了调查义务,并且将资金垫进去,在事发后还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虽然原告存在提供空白报关单据及以代理业务申报退税等行为存在瑕疵,但这并不必然存在骗税。只要生产厂家不虚开增值税发票,即使存在瑕疵,也不会对国家税收造成损失。被告认定我司骗取出口退税是片面的,与实际情况不相符。二、《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错误,被告作出的处罚决定未认定原告被蒙骗接受增值税发票的事实,而《海关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高报出口价格与事实不符,不能作为认定事实依据。原告在业务过程中确实向旭宁公司、银科公司指定人员寄送了盖有业务章的空白出口合同,由他们完成出口合同的制作。由于该合同并非申请退税的必要材料,上述两公司就没有将合同寄回原告,故原告存档材料缺少了该类合同。原告经办人员考虑出口材料都应该存档备查,为图方便,故根据报关材料制作了一份出口合同存档而已,该合同并未对外使用,也没有起到阻碍调查的作用,被告税务处罚决定认定原告利用伪造合同骗取出口退税没有事实依据。三、原告主观没有骗取出口退税的故意,客观也没有实施骗取出口退税的行为,实际上也没有得到税款之利,被告作出的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骗取出口退税定性不当。故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穗国税东稽罚(2012)84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告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东区稽查局辩称,我局于2010年7月2日至2012年1月13日对原告进行了纳税检查,发现原告于2009年至2010年期间取得旭宁(韶山)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536份,取得岳阳银科成套电子设备有限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5份。上述发票涉及的出口业务,原告以自营名义出口,但实质上是由上述两公司假借原告名义操作完成。经江关缉违字(2010)41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江门海关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在上述虚开发票涉及货物的出口过程中高报出口货物价格。同时原告采用伪造货物出口合同等手段,利用上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向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税务局申请出口退税86229787.48元,已取得出口退税款42799794.91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六条规定,我局决定对原告骗取出口退税的行为处以骗取税款金额一倍罚款42799794.91元。原告取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并非善意,也非受蒙骗。从事出口代理业务的代理人对出口商品不享有所有权,其也不应该取得由货物供应商开具的发票。没有实际发生购销业务而让他人为自己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就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原告自称从事出口代理与其善意虚开增值税发票是相互矛盾,其以假自营真代理的方式欺骗税务机关骗取出口退税。据国税发(2006)24号通知第二条规定,原告作为国有老牌外贸企业,非常清楚自营出口和代理出口的区别,以及两种出口方式申请退税的相关资料不同,也清楚对于假自营真代理的业务是不予退税的。但原告仍提供盖有其公章的空白文书给对方用于办理出口业务,就是为了将代理出口伪造成自营出口,欺骗税务机关,其欺骗行为直接导致了国家的损失。根据国税发(2005)199号通知第一条和第六条的规定,原告伪造购货合同和出口合同的行为证明其有欺骗税务机关的主观故意性。原告制作虚假购货合同、伪造货物出口合同的外商签名,就是为给税务机关造成其自营出口的假象,上述行为足以证明其主观上存在欺骗税务机关取得退税的故意。我局作出的穗国税东稽罚(2012)84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所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准确,处罚得当,请求法院依法维持。

经审理查明,被告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东区稽查局于2010年7月2日至2012年1月13日对原告广州建元物流有限公司进行了纳税检查,发现原告于2009年至2010年期间取得旭宁(韶山)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536份,取得岳阳银科成套电子设备有限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5份。上述发票涉及的出口业务,原告以自营名义出口,但实质上是由上述两公司假借原告名义操作完成。经江关缉违字(2010)41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江门海关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在上述虚开发票涉及货物的出口过程中高报出口货物价格。同时原告采用伪造货物出口合同等手段,利用上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向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税务局申请出口退税86229787.48元,已取得出口退税款42799794.91元。被告经调查查明上述事实并进行了听证后,于2012年10月10日作出穗国税东稽罚(2012)84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决定对原告骗取出口退税的行为处以骗取税款金额一倍罚款42799794.91元。

另查明,被告于2012年10月9日作出穗国税东稽处(2012)158号《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决定追缴原告骗取的税款42599794.91元。原告未退税款43429992.57元不再办理。

以上事实,有已证实虚开通知单、穗国税东稽函(2011)15号函、开国税函(2011)2号复函、申报出口退税情况、协查函、江关缉违字(2010)4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数据统计表、查问笔录、询问笔录、营业执照、延期年检申请表、税务登记证、一般纳税人资格证、出口企业退税登记证、《情况说明》、出口备案单证、《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授权书》、《税务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税务行政处罚听证公告》、听证笔录、申辩意见、听证意见书、《授权委托书》、身份证明、原告听证提交的证据材料、《税务检查通知书》、《调取账簿资料通知书》、《询问通知书》、穗国税东稽处(2012)158号《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穗国税东稽罚(2012)84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以及送达回证等证据证实,原、被告亦当庭陈述在案。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国税发(2006)24号《国家税务总局、商务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外贸出口经营秩序切实加强出口货物退(免)税管理的通知》第二条规定:“为维护我国正常外贸经营秩序,确保国家出口退税机制的平稳运行,避免国家财产损失,凡自营或委托出口业务具有以下情况之一者,出口企业不得将该业务向税务机关申报办理出口货物退(免)税:(一)出口企业将空白的出口货物报关单、出口收汇核销单等出口退(免)税单证交由除签有委托合同的货代公司、报关行,或由国外进口方指定的货代公司(提供合同约定或者其他相关证明)以外的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的;(二)出口企业以自营名义出口,其出口业务实质上是由本企业及其投资的企业以外的其他经营者(或企业、个体经营者及其他个人)假借该出口企业名义操作完成的;……”国税发(2005)199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出口货物退(免)税实行有关单证备案管理制度(暂行)的通知》第一条规定:“出口企业自营或委托出口属于退(免)增值税或消费税的货物,最迟应在申报出口货物退(免)税后15天内,将下列出口货物单证在企业财务部门备案,以备税务机关核查。出口货物退(免)税有关单证备案说明详见附件1。(一)外贸企业购货合同、生产企业收购非自产货物出口的购货合同,包括一笔购销合同下签定的补充合同等;(二)出口货物明细单;(三)出口货物装货单;(四)出口货物运输单据(包括:海运提单、航空运单、铁路运单、货物承运收据、邮政收据等承运人出具的货物收据)。”本案中,原告承认其开展的业务实际上是出口代理业务,由其提供空白报关单据及空白出口合同给对方,由对方完成出口合同的制作及发货、报关等手续,而原告则根据报关材料制作一份出口合同存档备查。原告作为经核准经营出口业务的企业,应当知道上述行为是违反出口货物退(免)税相关规定的,但其仍实施该行为并向国税部门申报出口退税,因此原告认为其受蒙骗不存在主观故意,也没有客观骗取出口退税行为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至于涉及出口业务的《报关委托书》及《出口合同》等材料是否原告工作人员填写并不影响对原告违法行为的定性,故原告申请本院调取上述材料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以假报出口或者其他欺骗手段,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骗取的退税款,并处骗取税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本案被告在查明原告上述出口骗税违法行为后作出的处罚决定查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应予以维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东区稽查局于2012年10月10日作出穗国税东稽罚(2012)84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

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广州建元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周健彬

人民陪审员  卫瑞湘

人民陪审员  冼静文

二〇一三年五月八日

书 记 员  徐 星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

第六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