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地矿行政给付

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与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给付、行政确认二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5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 钟志敏 案号:(2013)渝五中法行终字第00330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江津区双福街道办事处。

法定代表人许昆泰,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理俊,重庆国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办事处小西门大有正街1号。

法定代表人刘辉,局长。

委托代理人赵云,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一审第三人)钟志敏,女,汉族,1994年10月2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刘东禄,重庆市江津区几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诉讼记录

上诉人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因诉被上诉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不服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津法行初字第0008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查明:钟志敏与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于2012年7月26日签订了《劳动合同书》,劳动合同期限:自2012年7月30日起至2015年8月29日止。2012年8月15日21时30分左右,钟志敏加班下班后搭乘任飞驾驶的渝CAA002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回公司安排的双福街道黑林公寓,行驶至九江大道加油站附近路段时,与同车道内尹泽华驾驶的正在进行中央绿化隔离带浇水作业的渝A60386号小型轮式拖拉机右后尾部发生相撞,造成钟志敏受伤,渝CAA002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受损的交通事故。钟志敏受伤后,重庆市江津区中心医院诊断为:1、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脑疝形成,额骨凹陷性粉碎性骨折,左侧额叶脑挫裂伤并脑内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左侧动眼神经原发性损伤,颅底骨折;2、双肺挫伤,左侧肋骨骨折;3、左侧锁骨骨折;4、左前臂骨折;5、左侧颧弓骨折,左侧翼突骨折;6、头皮多处皮肤软组织挫裂伤。重庆市江津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渝公交认字(2012)第00247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钟志敏无事故责任。2012年11月21日,钟志敏的父亲钟家华向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后,于2012年11月28日向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送达了津人社伤认字(2012)1560号《工伤认定限期答复举证通知书》。同年12月10日,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书面回复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钟志敏还系在校学生,其在本公司工作不视为就业,其所受伤害不属于工伤;钟志敏所遇交通事故并非在上下班途中形成,不属于应认定工伤的情形。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材料。此后,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展开调查,于2013年2月8日作出津人社伤认字(2012)156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钟志敏2012年8月15日受伤属因工受伤。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不服向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行政复议。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3年7月8日作出渝人社复决字(2013)7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具体行政行为。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不服于2013年8月8日诉讼来院,请求依法撤销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津人社伤认字(2012)156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另查明:发生交通事故时,钟志敏系重庆工商学校2010级4班计算机应用专业学生。

一审法院认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是本行政区域内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的职工受伤性质是否属于工伤作出认定是其法定职责。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钟志敏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依法向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送达《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在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否认钟志敏受伤属工伤的情形下,依法展开调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并将《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当事人,其程序合法。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钟志敏与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钟志敏与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于2012年7月26日签订了《劳动合同书》,劳动合同期限:自2012年7月30日起至2015年8月29日止。钟志敏与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时已年满16周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主体资格,其与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达成的劳动合同合法有效,应当认定钟志敏与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二是钟志敏是否在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2012年8月15日晚9时30分左右,钟志敏加完班后,搭乘任飞驾驶的摩托车在行进中发生交通事故,从车行驶的方向看是从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厂区)到钟志敏住宿的方向,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也处于从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到钟志敏宿舍的必经之路,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也处于合理的时间范围,据此,可认定钟志敏是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且《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已认定钟志敏在本次事故中无责任。综上,钟志敏2012年8月15日受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六)项规定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津人社伤认字(2012)156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依法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3年2月8日作出津人社伤认字(2012)156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

上诉人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来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及工伤认定决定书,其主要理由有:1、钟志敏系重庆工商学校的在校学生,其在我处打短工的行为不能视为就业,双方并未建立劳动关系,其所受伤害亦不属于工伤;2、钟志敏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不是其回员工宿舍的合理时间。因此,一审法院判决以钟志敏年满16周岁,符合劳动主体,且与上诉人签订有劳动合同,发生交通事故是在回宿舍的路上为由维持被上诉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是明显错误的。

被上诉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其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一审判决维持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正确,请求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钟志敏的辩称意见与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辩称意见一致。

被上诉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依据有:1、工伤认定申请书;2、工伤认定申请表;3、钟志敏身份证复印件;4、公司基本情况;5、岑园园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6、李梅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7、徐梅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8、重庆市江津区中心医院门诊诊断证明;9、江津区公安局交巡警支队询问任飞笔录;10、重庆市江津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渝公交认字(2012)第00247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11、关于不同意认定钟志敏为工伤的意见;12、重庆工商学校学生顶岗实习(就业)协议;13、钟志敏工作证;14、公告;15、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与钟志敏签订的《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劳动合同书》;16、员工手册;17、学生信息采集表;18、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调查岑园园笔录;19、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调查李梅笔录;20、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津人社伤认字(2012)156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21、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渝人社复决字(2013)7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上诉人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2、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津人社伤认字(2012)156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3、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渝人社复决字(2013)7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4、校企合作协议。

被上诉人钟志敏提供的证据:工资单。

一审法院对各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作如下确认: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的12号证据、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提交的4号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采信。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和钟志敏提交的其他证据证明了钟志敏受到伤害的事实,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程序及依据,且真实、合法,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

上述证据均已在一审诉讼中进行了当庭质证,且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一审法院对各方当事人所举证据的认定正确。以上本院确认的证据,足以证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此无异,在此不再赘述。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被上诉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为江津区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具有处理其行政区域内工伤争议的法定职责。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受理被上诉人钟志敏的工伤认定申请后,向上诉人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送达了举证通知书。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经依法调查后,在六十日内作出了工伤认定决定,并送达各方当事人,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程序性规定,其行政程序合法。

本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钟志敏于2012年7月26日签订劳动合同时,钟志敏一已具备劳动者主体资格,其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合法,应认定钟志敏与上诉人之间劳动关系成立。2012年8月15日晚,被上诉人钟志敏加完班后,在搭乘摩托车回宿舍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其受伤。经重庆市江津区中心医院诊断为:1、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脑疝形成,额骨凹陷性粉碎性骨折,左侧额叶脑挫裂伤并脑内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左侧动眼神经原发性损伤,颅底骨折;2、双肺挫伤,左侧肋骨骨折;3、左侧锁骨骨折;4、左前臂骨折;5、左侧颧弓骨折,左侧翼突骨折;6、头皮多处皮肤软组织挫裂伤。该交通事故经重庆市江津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作出的渝公交认字(2012)第00247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钟志敏无事故责任。2012年11月21日,钟志敏的父亲向被上诉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被上诉人受理后,经调查认定钟志敏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被上诉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钟志敏受伤性质作出属于工伤的认定决定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综上所述,上诉人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提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维持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案件诉讼费50元,由上诉人群光电子(重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曾 平

审 判 员  应 禧

代理审判员  宋 仆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张傲雪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六)项第五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