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四川金海建设有限公司和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撤销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2年12月3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四川金海建设有限公司 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2)都江行初字第12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都江堰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四川金海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海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泸州市泸县牛滩镇。

法定代表人冯建华,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斌,四川重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成都人社局)。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锦城大道366号3号楼。

法定代表人张济环,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忠云。

第三人韩银山。

委托代理人杨天强,四川高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金海公司不服被告成都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由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本院管辖。2012年10月24日,本院受理此案后,于2012年10月25日向被告成都人社局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同日,依法追加韩银山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1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金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斌,被告成都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张忠云,第三人韩银山的委托代理人杨天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成都人社局于2012年5月2日作出(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2012年5月3日向第三人送达,2012年5月29日向原告送达。该《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是:第三人韩银山于2011年10月8日向成都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成都人社局受理此案后,于同年10月24日作出(2011)10-16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因成都人社局发现该决定书有误,于2012年3月22日作出关于撤销(2011)10-16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的决定,2012年5月2日作出(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韩银清所受伤害为工伤。

原告金海公司诉称,2011年4月24日,第三人韩银清在休息,并未上班,韩银清不是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的暴力伤害。因此,韩银清所受伤害非工作时间、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系他人刑事犯罪所致,不能构成工伤。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撤销被告作出的(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并责令被告依法重新作出韩银清死亡非工亡认定。

被告成都人社局辩称,2011年10月8日,韩银山向我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我局受理后,于2011年10月24日,依据《工伤保险条例》作出(2011)10-16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因发现该决定书有误,于2012年3月22日作出关于撤销(2011)10-16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的决定,后于2012年5月2日作出(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2011年4月24日韩银清所受伤害为工伤,并于2012年5月3日向第三人送达,2012年5月29日向原告送达该决定书。韩银清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该《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认定程序合法,应予维持。

第三人韩银山陈述,死者韩银清受伤当日在上班,系履行工作职责受伤致死,属工伤。被告作出的(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韩银清死亡属工亡,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韩银清与赵明华均系原告金海公司承建的都江堰市胥家镇羊叉村安置房Ⅱ标段建筑工地的工人,韩银清从事搅灰、吊砖、打混凝土工作。2011年4月24日15时许,赵明华在工作中因运砖问题与楼下做工的钟秀英发生口角,韩银清遂同钟秀英一起上楼找赵明华评理,韩银清被赵明华手持锄头击伤其头部,致其倒地,后被送往都江堰市人民医院治疗,2011年5月1日8时许,韩银清经抢救无效死亡。

第三人韩银山系韩银清之兄,于2011年10月8日向成都人社局提出韩银清的工伤认定申请,成都人社局受理此案后,于同年10月24日作出(2011)10-16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2011年4月23日,韩银清晚上加班较晚,工地组长王长成便安排韩银清4月24日白天休息晚上上班。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之规定,认定韩银清于2011年4月24日所受伤害不是工亡。后成都人社局发现该决定书有误,为此于2012年3月22日作出关于撤销(2011)10-16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的决定,并于2012年5月2日作出(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赵明华在工作中因运砖问题与楼下做工的韩银清等人发生口角,韩银清被赵明华所持锄头击伤头部。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认定韩银清所受伤害为工伤(因工伤亡)。被告成都人社局分别于2012年5月3日、2012年5月29日向第三人及原告送达了该决定书。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在案佐证:工伤认定申请表、韩银山、韩银清身份证明、金海公司工商信息、户籍证明、死亡证明书、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工伤认定的程序性文书、团体保险合同,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被告成都人社局作出的(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韩银清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原因受伤的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充分?

被告为证明韩银清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原因受伤的事实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6组证据: 1、钟秀英证词4份,钟秀英在先后四次作证中,分别作出不同的陈述,在原告及被告向其调查中陈述,韩银清事发当日未上班;在第三人及公安机关向其调查中陈述,韩银清事发当日在上班; 2、成都中院刑事判决书、刑事案件登记表、到案经过、以及都江堰市公安局于2011年4月24日对赵明华、陈代国、曹世文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韩银清受伤当日与钟秀英一起在建筑工地垒砖(系第三人向被告提供); 3、金海公司情况说明、杨益情况说明、杨发清、杨亚军等人证明,王长成证明、钟秀英证明、林辉友证明、邓芳证明、记工本,证明韩银清事发当日在休息,原告并未安排其上班,其所受伤害不能认定为工伤(以上证据由金海公司向成都人社局提交)。 4、成都人社局于2011年11月4日依职权向证人林辉友、王长成、杨益所作的询问笔录,都江堰市人社局依职权于2012年4月17日对王长成所作的调查笔录,证明事发当日,原告安排韩银清休息,韩银清当日未上班。 5、成都人社局受理工伤认定后的取证及认定观点:一、公安机关对证人所作的调查笔录,其调查方向是刑案发生的经过,死者事发当日是否上班并未作详细调查核实;二、证人钟秀英的证词(前后陈述不一,相互矛盾);三、被告成都人社局对工地组长和相关人员进行的调查,证明韩银清事发当日并未上班。 6、都江堰市公安局胥家派出所于2012年7月10日出具的情况说明,载明:我所对韩银清被伤害致死的其他无关情况未作调查核实(该说明系金海公司在成都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后向成都人社局提交)。

第三人为证明韩银清系工伤,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7、王长成的证词,在该证词中王长成陈述原告向成都人社局提交的记工本系重新制作。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原告对证据2、5持有异议,对第三人及公安机关向钟秀英询问的证词不予认可,原告认为证据2系公安机关对刑事案件进行调查核实的证据,并未对被害人韩银清是否属于工作时间、履行工作职责受伤进行调查,作为用人单位的原告自然无法在刑侦案件调查中就韩银清是否因工伤亡进行陈述和抗辩,因此该证据不能证明韩银清是否因工作原因、工作时间受到的伤害事实。第三人对原告及被告向钟秀英询问的证词不认可,对证据3、4、5、6提出异议,认为该4组证据与证据2的证明内容不一致,证据2系公安机关在刑事案件侦查中调查核实的证据,其效力高于其他证据。本院认为,证据1即钟秀英4份证词,由于其向原告及第三人分别作出不同的陈述,且内容相互矛盾,同时韩银清之死与钟秀英又有一定的利害关系,因此对钟秀英的4份证词,本院不予采信。证据5系被告成都人社局自行认定的观点,不应作为证据使用,本院不予认定。另,第三人向本院提交的证据7即工地组长王长成的证词,在该证词中王长成陈述记工本是记录工人每天具体做工的明细,但记工本系重新制作。原告提交的证据6与第三人提交的证据7均系被告成都人社局在作出工伤认定以后提交的证据,因此本院不予认定。况且从第三人提交的王长成的证词也仅陈述记工本系重新制作,并未否认记工本上记载事发当日安排韩银清休息的事实。证据2是公安机关在刑事案件侦查中调查的证据,而公安机关的调查方向是杀人经过、动机等,至于被害人韩银清当天是否应该上班,并不是其调查内容,用人单位就韩银清是否在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而受伤,无法进行陈述和抗辩。本案系工伤行政确认,其有权作出工伤认定的职能部门是被告成都人社局,而成都人社局的调查方向应该是韩银清受伤当日是否属于工作时间,是否履行工作职责。因此,证据2与证据4的调查方向是不同的,应当以成都人社局调查核实的证据为准。故,原告作为用人单位,在成都人社局调查核实的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成都人社局提交的证据3,不仅有当时工地组长王长成的证词及记工本证明事发当日安排被害人韩银清白天休息,同时亦有工地施工管理员杨益及工地其他工友的证词,均证明事发当日白天韩银清休息,原告并未安排韩银清上班。因此,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3与被告成都人社局依职权提取的证据4的证明内容是一致的,均证明韩银清受伤当日并未上班,证据间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综上,原告提交的证据3与被告成都人社局提交的证据4能够证明事发当日原告安排韩银清白天休息,并未安排其上班,韩银清属于非工作时间、非履行工作职责受伤。因此,被告成都人社局作出的(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韩银清受伤当日在上班,属事实认定不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条“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之规定,本院对成都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程序、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进行合法性审查。

关于被告成都人社局履行法定职权、认定程序方面,原告及第三人对其合法性均无异议,只是对被告认定事实存在争议。在本案中,被告依职权调查核实的证据与承担举证责任的用人单位即原告提交的证据,均证明韩银清受伤当日系休息,未上班。况且本案的工作场所系一建筑工地,该工地用工是临时用工制度,在本案中赵明华、韩银清均系建筑工地临时工,其工资收入是按实际工作天数计算,而并非通常的月薪制或年薪制,韩银清即使前去帮钟秀英垒砖也是系个人原因而非工作原因。因此,被告调查收集的证据能够认定韩银清虽然是在工作场所受伤,但非工作时间,也非履行工作职责,只是系个人原因前去帮工友钟秀英与赵明华评理,进而受到赵明华的暴力伤害。同时在被告向本院提交的认定观点材料中,被告亦认定韩银清受伤当日未上班。但被告成都人社局却在工伤认定书中认定韩银清受伤当日在上班,明显与自己调查核实的事实不符,并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认定韩银清所受伤害为工伤,属适用法律不当。因此,被告成都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应予撤销,并应当依法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原告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二)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2、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被告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2年5月2日作出的(2012)10-08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二、责令被告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成都人社局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递交上诉状的次日起七日内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交纳上诉费,逾期则按自动放弃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苏继东

审 判 员  潘秀芳

人民陪审员  李泽贵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赵 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五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