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地矿行政给付

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给付、行政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2年5月23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2)杭上行初字第18号 经办法院: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阮小军。

委托代理人司学军。

被告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张建华。

委托代理人刘开宏、郭海洲。

第三人樊兰妹。

委托代理人曹建红。

诉讼记录

原告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诉被告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三人樊兰妹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原告于2012年3月2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2年4月12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沈娜独任审判,于2012年4月13日以邮寄方式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于2012年5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司学军。被告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刘开宏、郭海洲,第三人樊兰妹的委托代理人曹建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原为杭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于2011年10月10日作出杭劳社(上城)认字(2011)第024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受伤职工樊兰妹系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仓管。2011年6月10日早上6时10分,樊兰妹在上班途中,途经清泰立交桥下被一辆白色轿车撞伤,轿车逃逸。后至117医院诊治,被诊断为:左内踝骨折。樊兰妹于2011年9月15日向被告申请工伤认定。经调查并审核,樊兰妹所受的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决定对樊兰妹所受的伤害认定为工伤。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 1、工伤认定申请书,证明第三人申请工伤认定和被告受理工伤申请的依据。 2、樊兰妹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受伤职工身份证明。 3、劳动合同,证明樊兰妹与原告之间有劳动关系的事实。 4、暂住证,证明樊兰妹现居住地址和工作单位。 5、门诊病历,证明樊兰妹就医时间、受伤以及治疗情况。 6、病情证明单,证明117医院对樊兰妹受伤诊断结果。 7、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交警部门对樊兰妹发生交通事故伤害时间、地点、事故调查事实的认定并确认樊兰妹对事故无责任。 8、申请工伤认定补正材料通知书,证明被告向第三人送达补正材料通知时间和要求补正的材料。 9、申请工伤认定受理通知书,证明被告作出和送达受理通知书的事实和时间。 10、举证通知书,证明被告履行法定职责要求原告举证的事实。 11、举证通知书送达回执,证明被告向原告送达举证通知书并明确告知举证责任的事实。 12、工伤认定审批表,证明被告对认定工伤决定进行审批。 13、工伤认定决定书,证明被告作出工伤认定的时间、事实和法律依据。 14、工伤认定决定书送达回执,证明被告向原告和第三人送达工伤认定决定书的事实。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为:《工伤保险条例》(国务院令第586号);《工伤认定办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第8号)。

原告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诉称,被告作出杭劳社(上城)认字(2011)第0240号工伤认定书,认定樊兰妹2011年6月10日受伤系工伤。该工伤认定所依据的是杭州市交警支队上城大队出具的上公交认字330102420110013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樊兰妹无责任。原告认为,该事故中交警部门对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的认定均来自樊兰妹及其丈夫曹建红、朋友高某的陈述,并无其他证据。而曹建红、高某与樊兰妹之间存在利害关系,其所陈述的情况也是从樊兰妹处听到,并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交警部门在认定该交通事故基本事实上存在矛盾,上城区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2011年7月28日出具的证明认定,事故发生后樊兰妹在事故现场报案。但杭州市交警支队上城大队2011年9月8日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樊兰妹于2011年6月10日受伤后在医院用手机报警。因此,原告认为,上城区交警大队认定本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结论错误。被告应对本案事实进行详细调查,不应仅依据交警部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认定书来认定樊兰妹所受的伤害为工伤。综上,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杭劳社(上城)认字(2011)第0240号工伤认定,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工伤认定决定书,证明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 2、浙人社复决字(2012)第0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对工伤认定不服提起了行政复议。 3、上公交认字330102420110013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4、道路交通事故认定证明;

证据3至4,证明在该交通事故中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被告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一、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告认为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结论错误,应依法向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上城交通警察大队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提出书面复核申请。原告认为被告仅根据第三人樊兰妹提供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与事实不符。被告在受理第三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当日,向原告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原告在明知举证责任的情况下,没有提交任何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第三人向被告提交的劳动合同、医院诊断证明单、病历及交通事故认定书等证据,可以证明其是原告单位的职工,在上班途中受到交通事故伤害,且其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事实。被告根据第三人提供的证据,经核实后,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二、适用法规正确。第三人受到交通事故伤害时,正在前往原告单位上班途中,该事故经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上城交通警察大队调查后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认定第三人在该次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第三人的情形符合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根据《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原告在明知举证责任的情况下,没有向被告提交任何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被告根据第三人提供的相关证据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符合规定。三、程序合法。2011年8月9日,第三人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经审核,第三人提供的工伤认定材料不完整。被告在收到工伤认定申请表当日,向第三人送达了《申请人工伤认定补正材料通知书》,要求其提交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的责任认定书或其他有效证明。2011年9月15日,第三人提交补正材料后,被告于当日依法受理,并向第三人送达了《申请工伤认定受理通知书》。同日,被告向原告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原告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材料。2011年10月10日,被告作出了杭劳社(上城)认字(2011)第024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并将《工伤认定决定书》送达双方当事人。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樊兰妹没有陈述相应意见,也未向本院提供相关证据。

庭审中,各方以樊兰妹所受的伤害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交通事故的情形为争议焦点展开质证和辩论。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第三人单方的陈述内容有异议;对被告提供的证据2至3、8至12、14无异议;对被告提供的证据4的三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办理该暂住证时第三人还不是原告单位职工;对被告提供的证据5至6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不能因此认定其受伤就是工伤;对被告提供的证据7、13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至14均无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至4的真实性及合法性无异议。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至4无异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至14,原告及第三人对真实性无异议,予以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1至4,被告及第三人对真实性无异议,予以采信。

根据上述予以采信的证据,本院确认以下事实:第三人樊兰妹系原告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职工,双方于2011年5月25日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期限自2011年5月25日至2014年5月24日止。2011年6月10日上午6时10分许,第三人骑电动自行车上班途中,途经清泰立交桥下时与一辆白色轿车相撞,造成第三人受伤的交通事故。经医院诊断为左内踝骨折。事故发生后,轿车逃逸。2011年8月9日,第三人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告认为第三人提供的申请材料不完整,作出工伤认定补正材料通知,要求其提交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的责任认定书或其他有效证明。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上城大队于2011年9月8日作出上公交认字330102420110013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确定樊兰妹无责任。2011年9月15日,第三人提交补正材料后,被告于同日依法受理,并向原告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原告未在规定期限内提交有关材料。被告经审核后,于2011年10月10日作出了杭劳社(上城)认字(2011)第024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告不服该工伤认定决定,向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申请行政复议。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于2012年2月26日作出浙人社复决字(2012)第07号行政复议决定,予以维持。原告仍不服,依法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杭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已更名为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本案中,被告根据第三人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原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劳动合同、117医院门诊病历及病情证明单、第三人暂住证、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等申请材料,经审核后,认为第三人樊兰妹的受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在上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的情形,据此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并无不当。《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原告在被告向其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后,在明知举证责任情况下,没有向被告提交相关证据。现原告以交通事故认定书所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结论错误为由,提出撤销工伤认定决定的主张,亦未提供足以反驳的证据予以证明。综上,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杭州金穗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开户银行:工商银行湖滨分理处,帐号:1202024409008802968、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判员  沈 娜

二〇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王莉萍

附件

附本判决所依据的法律、法规等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的;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法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六)项第十四条第十九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四)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