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鲲鹏公司诉碧江区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决定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9月17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铜仁市碧江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铜仁鲲鹏出租汽车担保有限责任公司 案号:(2013)碧行初字第32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铜仁鲲鹏出租汽车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鲲鹏公司),住所:铜仁市铜江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胡平文,总经理。

被告铜仁市碧江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区人社局)。

法定代表人任树生,区人社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魏红,区人社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杨敏,区人社局工伤科科长。

第三人田国永,男,1964年12月25日出生,土家族,沿河县人,农民。

第三人罗群花,女,1965年7月8日出生,汉族,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人,农民。

第三人冉霞,女,1988年5月13日出生,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人,农民。

第三人田雨佳,女,2011年12月27日出生,土家族,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人。

法定代理人冉霞,系田雨佳之母。

以上四位第三人委托代理人张海,泽富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诉讼记录

原告鲲鹏公司诉被告碧江区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决定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鲲鹏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胡平文,被告区人社局法定代表人任树生之委托代理人李魏红、杨敏,第三人田国永、冉霞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2年3月5日,被告区人社局作出NO:2012004《工伤认定决定书》(以下简称决定书)认定:田万军在2011年12月1日22时30分左右,驾驶鲲鹏公司贵DU0312号出租车载客前往水泥厂,在水泥厂附近被抢,田万军身负十余刀倒在水泥厂大门口,水泥厂保安见状随即报案并联系120,但田万军尚未得到救治,就于现场不幸身亡。

被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章第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田万军2011年12月1日发生的伤害认定为工伤(亡)。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行政法规及规范性文件: 1、2012年1月11日,申请人冉霞填写关于受伤害职工田万军的《工伤认定申请表》1份,被告拟证明当事人工伤认定申请。 2、2011年12月5日,申请人为冉霞、田国永、罗群花请求对田万军作工伤认定的《工伤认定申请书》1份,被告拟证明当事人工伤认定申请。 3、(1)2012年1月9日,铜仁地区浙峰水泥厂保安贾方忠所作的证言即《证明》1份。(2)2012年1月9日,鲲鹏公司驾驶员伍灯证言即《证明》1份,被告拟证明劳动关系。 4、2011年6月21日鲲鹏公司与田万军签订的《劳动合同书》1份,被告拟证明劳动关系。 5、田万军身份证复印件1份,被告拟证明身份。 6、铜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2011年12月29日出具的《证明》1份,被告拟证明死者身份。 7、铜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2012年1月5日出具的《关于田万军死亡情况说明》份,被告拟证明田万军死亡情况。 8、2010年7月9日,铜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为鲲鹏公司颁发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1份,被告拟证明法定代表人。 9、2012年1月6日,铜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企业信息查询-基本信息(选择打印)》1份,被告拟证明法定代表人。 10、2012年1月10日,委托人田国永、冉霞与受委托人张海签订的《授权委托书》1份,被告拟证明委托授权。 11、2012年2月9日,区人社局向鲲鹏公司送达的《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1份,被告拟证明工伤调查。 12、2012年2月20日,鲲鹏公司向被告递交的《举证书》1份,被告拟证明不作为工伤认定的依据。 13、贵州省建设厅、公安厅颁布的黔建城通(2005)278号《贵州省城市客运出租汽车安全运行及治安防范管理规定》(以下简称管理规定),被告拟证明不作为工伤认定的依据。 14、2010年1月18日,鲲鹏公司颁布《驾驶员管理制度》,被告拟证明不作为工伤认定的依据。 15、2012年2月13日,区人社局对鲲鹏公司伍灯、地区浙峰水泥厂贾方忠所作的《工伤调查笔录》各1份,被告拟证明工伤调查。 16、被告作出的《决定书》1份,被告拟证明工伤决定。 17、《工伤保险条例》摘录1份,被告拟证明工伤认定依据。 18、2012年5月28日,铜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鲲鹏公司不服《决定书》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铜市人社复(2012)03号)1份,被告拟证明复议机关维持其作出的《决定书》。

原告对被告提供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对1号证据,(1)没有证据证明申请人冉霞系田万军的合法妻子,冉霞不是适格的申请人;(2)该申请表没有征求原告意见,没有履行社会保障部门审查资料和受理意见,没有被告的签收证明,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对2号证据,(1)该申请书承认了死者遇害地是工作场所之外的水泥厂路段,不在原告规定的工作场所;(2)田万军遇害的时间是在2011年12月1日晚上10点半左右,违反原告要求晚间出城的报告批准规定和就近向公安机关备案制度要求,违反了《管理规定》关于“每日20日至次日6时出城区运营时,应当就近到公安机关治安管理部门或者客运场、站设置的派出机构进行治安登记”的规定,不能被认定为工伤。对3号证据,(1)贾方忠和伍灯出具的证言均未附其的身份情况证明,不能证实其真实身份,就不能证明其证言的真实性;(2)贾方忠证明如果为真,就恰好证实了田万军遇害的时间、地点违反了原告和《管理规定》;(3)伍灯的证言只说明死者遇害前与其交班的情况,不能证明死者田万军的受伤经过;(4)该2人均未出庭作证,不能作为有效证据采纳。对4号证据,(1)该合同并未盖原告公章,也未有原告法人代表的亲笔签名;(2)田万军无视原告规章制度,无视《管理规定》,已经构成违约;(3)合同也未约定死者田万军的工资薪酬,田万军凭借自己的驾驶技术承包原告车辆,缴纳一定的风险担保金,符合承揽合同的构成要件,不是劳动合同关系。对5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6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证实了田万军的死亡地点是在市外的水泥厂,已经超出了原告规定的工作场所范围。对7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证实了田万军的死亡的时间和地点均已超出了原告规定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范围。对8号和9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10号证据缺乏泽富律师事务所公函,也没有执业律师相关证件,不能证明受托人有权代表第三人申请工伤认定。对11号证据,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载明“2012年元月13日向我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但填报时期是在2012年1月11日,申请书提交时间是在12月5日,三份证据时间均不一致,不能准确证明具体申请日期。对12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该证据证实了原告接到被告的《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后,向被告陈述死者不属于工伤的各项理由和法律依据。对13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应当作为田万军是否构成工伤的依据,是客运行业所有工作人员应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田万军作为原告职工,严重违反该《管理规定》并造成伤亡,不应被认定为工伤。对14号证据无异议,田万军作为原告雇佣人员,严重违反该管理制度并造成伤亡,不应当认定为工伤。15号证据与本案无关,根据证据规则该证人必须出庭作证,否则不能作为有效证据采纳。对16号证据,(1)该决定书表明申请人为张海,不是本案适格的申请主体;(2)田万军死亡的事实缺乏生效的判决书佐证;(3)被告认定田万军的死亡经过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17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18号证据,违反法定程序,没有把本案行政诉讼的第三人田国永、罗群花、冉霞、田雨佳列入行政复议的第三人。

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材料质证意见如下:对1至11号、16至18号证据无异议;对12号证据,鲲鹏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提出。对13号、14号证据与上位法抵触,与本案无关。15号、16号证据,该证据客观真实。

原告鲲鹏公司诉称:原告与驾驶员达成雇佣关系之前,原告都会通过会议、制度上墙等形式向每位驾驶员告知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原告的规章制度,原告已告知田万军《管理规定》,根据该《管理规定》第二条第七项:“每日20时至次日6时出城区运营时,应当就近到公安机关治安管理部门或者客运场、站设置的派出机构进行治安登记”,以及原告制定的“驾驶人员晚间(20时以后)运营出城区:北至清水塘加油站,北至鹭鸶岩大桥,西至谢桥收费站,须就近向派出所或者公司报告”的相关制度,本案中田万军明知上述规定却违反相关管理制度,于深夜22时仍驾车载客出城,造成其在城外的浙峰水泥厂附近时遭受抢劫而不幸遇难的后果。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认定工伤的条件之一必须在工作场所内,此事故地点不是原告规定的工作场所,当然就谈不上是在原告的工作场所受到的伤害。因此,田万军的此次遇难就不能被认定为工伤(亡),基于此情况,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缺乏客观事实根据,不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材料: 1、(1)2010年7月9日,铜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鲲鹏公司颁发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1份。(2)铜仁地区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给鲲鹏公司的《组织机构代码证》1份,原告拟证明原告合法的主体资格情况。 2、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1份,原告拟证明原告现任的法定代表人是胡平文。 3、2012年3月5日,区人社局作出的《决定书》1份,原告拟证明:(1)原告不服该决定,依法提起诉讼;(2)被告没有相关证据证明田万军死亡原因和凶手,认定工伤缺乏证据支持。 4、2012年5月28日,铜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鲲鹏公司不服《决定书》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铜市人社复(2012)03号)1份,原告拟证明:(1)铜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违背客观事实,错误的维持了被告的工伤认定的事实;(2)违反法定程序,没有把本案行政诉讼的第三人田国永、罗群花、冉霞、田雨佳列入行政复议的第三人。 5、田国永、罗群花、冉霞、田雨佳2013年5月8日向铜仁市碧江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递交的《工伤仲裁申请书》1份,原告拟证明死者田万军严重违反有关规定和原告的公司管理规定,在此种情况下造成伤亡后向被告申请工伤认定的事实。原告此时才知道本案第三人的相关身份信息,说明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6、铜仁市碧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2013年5月17日签发的向鲲鹏公司送达的《铜仁市碧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通知》(碧劳人仲通字(2013)第5号)1份,原告拟证明:(1)被告受理死者田万军家属的代理人张海申请工伤仲裁后,错误地要求原告应诉的事实;(2)证明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7、《管理规定》1份,原告拟证明死者田万军严重违反了该规定,事发地点不属于工作场所和工作时间。 8、铜仁地区建设培训中心2010年9月13日发给田万军的培训合格证(证书编号:2010011501),原告拟证明铜仁市城市公共客运交通管理局将包括死者田万军在内的驾驶员在工作期间的安全培训事宜委托给铜仁地区建设培训中心,在培训期间重点要求驾驶员夜间出城的报告备案和审批制度的事实。 9、铜仁市城市公共客运交通管理局2013年6月9日对田万军培训内容并合格的证明,原告拟证明死者田万军生前接受过“出租汽车安全运行及治安防范管理规定”的培训。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对1至6号证据没有意见,认可;对7号证据,省级规定不能大于国家法律,应是无效的,其他意见见答辩状。对8号和9号证据,有劳动关系就有义务培训,承揽和雇佣没有培训义务,恰恰证明了劳动关系。

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对1至2号无异议,对3号证据真实性和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对4号至6号证据三性都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意见。对7号证据,与国家法律法规相抵触,达不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8号证据,恰好证明田万军与原告是劳动关系,达不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9号证据,应有单位法定代表人签名,但原件没有。其他意见和8号证据一样。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申请以下证人出庭作证:

原告的职工胡厚霖出庭作证的证言:我和原告一年签一次合同,交有社保,我原单位交一部分。田万军不知道是否签订了合同,我看到过他。工资是1200元的晚班。我们公司每个月都要培训,学习注重仪表、着装、资格证要随身携带。有资格证才能开出租车。绝对不准跑出谢桥、清水塘、鹭鸶岩大桥三个收费站的范围,特别是晚上出城必须要告知。我在没开会之前跑出过范围,开会之后都没跑出去过。

原告的职工张发兵出庭作证的证言:公司每个月开会学习法律法规和公司规定约束、出城的各种规章制度。界线是开会时讲,三天、五天交钱时讲。跑车线路是谢桥、清水塘、鹭鸶岩三个收费站内,白班和晚班都不能出去。我是公司3年多的专业司机了,没有违反公司规定不太现实。贵州省客运出租汽车的规定学习过,但是记不住了。我认识田万军,他跑晚班。鲲鹏公司给我们发工资,白班1500元,晚班1200元,公司规章制度有公示、张贴。

原告的职工王燕出庭作证的证言:公司每个月开会都不要出城,以谢桥、清水塘、水泥厂三个收费站为界。超过了界线,出事、车子坏了自己负责,公司同意的除外。我和田万军面熟,他上晚班,我和他一样的工资1200元。安全规定在开会学习。

对胡厚霖的证言,原告质证认可。被告质证意见:对开会之后从来没过城的陈述不认可,对证人的身份情况认可。第三人质证意见:驾驶员绝对不能超过范围是不可能的,鲲鹏公司员工的证人证言的证明力有点问题,对员工工资和证人的身份情况认可。

对张发兵的证言,原告质证没有意见。被告质证没有意见。第三人质证意见:对工资部分陈述有异议,每一个月讲安全问题的陈述不真实,他们公司在出事之前没讲安全问题。限制地点是水泥厂,不是鹭鸶岩。

对王燕的证言,原告质证意见:对其陈述水泥厂方向的界线部分有异议,应以鹭鸶岩大桥收费站为界,其他的都认可。被告质证意见:认为安全只停在口头上不可靠,对其身份无异议。第三人质证意见:界线不超过水泥厂门口的加油站的陈述是真实的,工资是1200元是真实的,三个证人说每个月开会的陈述惊人的一致,不客观真实。

被告辩称:2012年1月13日接到申请人张海(代理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供相关材料。被告受理后,根据材料调查核实,认为田万军在2011年12月1日22时30分左右,驾驶原告公司贵DU0312号出租车载客至铜仁地区浙峰水泥厂附近被抢杀十余刀倒在水泥厂值班室外,水泥厂保安报案并联系120,后因失血性休克死亡,情况属实,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章第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符合工伤认定范围。铜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有田万军的死亡证明。2012年2月9日被告向原告发出《工伤举证通知书》,举证期限内原告未提供任何证据,原告提供的《举证书》并不能证明田万军不属于工伤。有田万军事故发生时的证人证言。故被告作出的《决定书》,其认定的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述称:原告未在规定期限内提起诉讼,过诉讼时效。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客观真实,田万军是开出租车上晚班,工作时间、场所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田万军符合工伤认定。

第三人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1)田国永、罗群花、田万军的户口簿1份。(2)登记日期为2011年2月20日的田万军与冉霞的结婚证(结婚证字号:黔沿结字0505416)1份。(3)铜仁地区妇幼保健院2011年12月31日出具的《出生医学证明》1份。第三人拟证明四个第三人的主体资格以及亲属关系,冉霞与田万军于2011年2月20日登记结婚,生育一女田雨佳的事实。 2、2012年5月24日铜仁市碧江区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的名称为铜仁鲲鹏出租汽车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营业执照》1份,第三人拟证明原告主体资格。 3、(1)2011年6月21日鲲鹏公司与田万军签订的《劳动合同书》1份。(2)登记日期为2011年5月18日,有效日期为2013年5月17日的田万军的《客运资格证》1份,第三人拟证明死者田万军于2011年6月21日与原告签订为期一年的劳动合同,田万军与原告系劳动关系的事实。 4、(1)2012年1月5日,铜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的《关于田万军死亡的情况说明》1份。(2)2012年3月5日,区人社局作出的《决定书》1份。(3)2012年5月28日,铜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鲲鹏公司不服《决定书》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铜市人社复(2012)03号)1份,第三人拟证明田万军2011年12月1日在履行工作职责过程中受到暴力伤害死亡系工伤(亡)的事实。 2013年6月18日,本院通知原告来本院行政审判庭审验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原告未来审验,庭审时以第三人超过举证期限为由拒绝质证。

被告对第三人的提交的证据材料表示认可。

本院对原、被告及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作如下确认:

原告提供的1号至4号、8号、9号证据,被告提供的1号至12号、14号、15号、16号、18号证据,第三人提供的1号至4号证据,该证据经庭审质证和本院审查属实,与认定本案事实、审查《决定书》的合法性相关联,可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原告提供的5号、6号证据材料,与本案的合法性审查无关联,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本院根据上述有效证据,结合当事人的陈述认定:田万军与第三人田国永、罗群花系父子关系、母子关系,与冉霞系夫妻关系,与田雨佳系父女关系。2010年9月3日至9月12日,田万军在铜仁地区建设培训中心按照程序完成岗前培训,成绩合格。2011年5月18日,田万军取得了驾驶员贵DU0312号出租车的《客运资格证》。原告鲲鹏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出租汽车担保、国内劳务派遣、城市出租汽车。该公司2010年1月18日制定的《驾驶员管理制度》规定“严禁驾驶员晚上20时以后载客超出城区范围(东至龙田、南至鹭鸶岩大桥、西至谢桥收费站、北至清水塘收费站)。如遇必须出城的情况,驾驶员须在周边的公安岗亭进行登记或者打电话告知公司进行登记,如果没经过同意私自出城,出现任何事情由驾驶员自己负责。”该制度鲲鹏公司在日常工作管理过程中及相关会议上,向其招聘的驾驶员予以宣传和强调。2011年6月21日,鲲鹏公司作为甲方,田万军作为乙方签订了1份《劳动合同书》,双方约定:田万军交纳风险保证金两千元,从事城市出租车贵DU0312号驾驶员岗位工作,合同期限2011年6月21日至2012年6月20日。 2011年12月1日17时,鲲鹏公司驾驶员伍灯完成白天的工作后,在南方电网对面加油站将贵DU0312交给田万军运营。当日22时30分许,田万军驾驶该车在铜仁地区浙峰水泥厂路段被人刺杀,导致其失血性休克死亡。2012年1月11日,田万军之父田国永、妻子冉霞委托代理人张海向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区人社局受理后,2012年2月9日向鲲鹏公司下达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同年2月20日,鲲鹏公司制作了《举证书》1份,对田万军不属工伤陈述了事实与理由。区人社局根据调取的证据,于2012年3月5日作出认定田万军在2011年12月1日发生的伤害符合工伤(亡)的《决定书》。鲲鹏公司不服提出行政复议申请,铜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经审查该决定合法,于2012年5月28日作出予以维持的行政复议决定,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国务院2004年1月1日施行、2010年12月20日修订的《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第三人就田万军的死亡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告受理后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是其法定职责。根据原、被告及第三人的陈述、提供的证据,田万军2011年12月1日22时30分许,在铜仁地区浙峰水泥厂路段驾驶出租车遭到抢劫并被杀害,是否应当认定为工伤既是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也是本案合法性审查的重点。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根据原告与田万军2011年6月21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载明的内容,田万军系原告的职工。合同履行期限内,2011年12月1日,田万军从事晚上营运,

当日22时30分许,田万军驾驶贵DU0312号出租车营运过程中被刺杀身亡,可以认定田万军是在工作时间,因履行工作职责遭受的暴力伤害。在工伤认定、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程序,原告以田万军违反《管理规定》和鲲鹏公司的管理制度,没有履行登记载客出城为由,认为田万军在浙峰水泥厂路段遭受的伤害非工作场所,不能认定为工伤。贵州省人大常委会2005年10月1日施行的《贵州省城市公共客运特许经营权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依照本条例取得经营权的出租汽车可以根据乘客需要跨区域营运,但不得沿途载客,不得异地驻点营运。”《管理规定》第(七)项规定“每日20时至次日6时出城营运时,应当就近到公安机关治安管理部门或者客运场、站设置的派出机构进行治安登记;”《驾驶员管理制度》规定“公司严禁驾驶员晚上20时以后载客超出城区范围(东至龙田、南至鹭鸶岩大桥、西至谢桥收费站、北至清水塘收费站),如遇必须出城的情况驾驶员需要在周边的公安岗亭进行登记或者打电话告知公司登记,如果没有经过同意私自出城,出现任何情况由驾驶员自己负责。”

根据上述地方性法规、规范性文件、原告的管理制度,田万军驾驶的贵DU0312号出租车可能因乘客的需求,其行驶的区域具有不确定性,既可以跨区域营运,也可以超出城区营运,只是这样营运受到限制即不能沿途载客、异地驻点营运或要履行相应登记。按照原告的主张田万军没有履行出城营运登记,载客超出城区范围南至的界点鹭鸶岩大桥,也只能说明田万军违反规定有过错,但该过错能否作为不予认定为工伤的事实,应当有法定的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一)项至第(三)项规定“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能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吸毒的;(三)自残或自杀的。”依此规定,田万军驾驶城市出租车至浙峰水泥厂路段也是其工作场所,其在工作场所受到暴力伤害,只要没有该条例第十六条第(一)项至第(三)项规定的情形,就可以认定为工伤。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决定书》主要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铜仁市碧江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NO:2012004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原告铜仁鲲鹏出租汽车担保有限公司预交的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其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副本,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杨顺明

审判员  崔丽莎

审判员  王泽和

二〇一三年九月十七日

书记员  刘远祥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管理规定》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五条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一)项第五条第二款第十六条第(三)项

《贵州省城市公共客运特许经营权管理条例》

第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