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地矿行政确认

阜阳市鹏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撤销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4月25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当事人:阜阳市鹏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3)高新行初字第20号 经办法院: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阜阳市鹏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阜阳市颍州区临泉路颍西镇。

法定代表人丁鹏鹏,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洪万江,河南旺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任东亚,河南旺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锦城大道366号。

法定代表人张济环,局长。

委托代理人何箭,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宜诣爽,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王敬。

诉讼记录

原告成都阜阳市鹏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程建筑公司)诉被告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成都市人社局)工伤认定纠纷案,本院于2013年3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由于该案具体行政行为的认定涉及工伤认定申请人王敬,故本院依职权追加王敬为本案第三人。被告成都市人社局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了答辩状,并提供认定工伤的全部证据材料及依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4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鹏程建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洪万江,被告成都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何箭均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王敬未参加庭审并向本院提交了书面答辩状。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2年11月6日,被告成都市人社局作出(2012)06-59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王敬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予以认定为工伤。

为证明(2012)06-59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合法性,被告成都市人社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材料和依据: 1、第三人王敬于2012年2月6日向成都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时提交的材料一组。包括《工伤认定申请表》及《恢复工伤认定申请》、王敬身份证复印件、鹏程建筑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出院病情证明书》、(2012)高新民初字第546号民事判决书及(2012)成民终字第4093号民事判决书、工友朱守芝和李成关的证明材料。证明王敬是适格的申请主体,原告鹏程建筑公司具有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王敬与鹏程建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及王敬受伤的情况。 2、原告鹏程建筑公司在工伤认定过程中向被告成都市人社局提交的材料一组。包括鹏程建筑《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鹏程建筑公司出具的答辩意见及介绍信。证明鹏程建筑公司收到了被告送达的相关文书并提交了相关材料证明王敬受伤为非工伤。 3、被告成都市人社局依职权对王敬、肖涛进行调查制作的《工伤事故调查询问笔录》。证明王敬受伤符合认定工伤的条件。 4、被告成都市人社局作出涉案工伤的法规依据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涉案《工伤认定申请受理通知书》((2012)06-117号)、《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告知书》((2012)06—117号)、《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2012)06—11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2012)06—599)号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具有受理工伤认定并作出结论的法定职责,其作出的涉案工伤认定程序合法,认定结论符合法律规定。

原告鹏程建筑公司诉称,王敬无相应工种的操作证件,属违章操作,并且其在事发前晚饮酒,事发时属于醉酒作业,其发生伤害事故不应属于工伤。被告依照《工伤保险条例》认定王敬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事故为工伤的决定书,事实不清。同时认为王敬应当依法向用人单位注册所在地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起工伤认定申请即安徽省阜阳市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而不应该向本案的被告成都市人社局提起工伤认定,成都市人社局受理该工伤认定没有法律依据。故请求撤销成都市人社局作出的(2012)06-59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未向本院提交相应的证据和依据。

被告成都市人社局辩称,经调查核实后认定:王敬系鹏程建筑公司职工,2011年8月14日下午,王敬在该公司承建的成绵乐铁路建设工程工地作业时,不慎从高处摔下致伤。原告认为王敬受伤系违章施工及酒后作业造成的理由与事实不符。被告在行政调查期间,对相关证人进行了调查,并制作了笔录,能够证明受伤当天下午王敬是在工地工作摔伤,原告向被告提出的“违章施工、酒后作业”理由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情形。被告作出的(2012)06-59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依据正确,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王敬向本院提交的书面意见称,其作为电焊工受领班班长安排把接线盒上的电线接上属于其工作职责范围,并不是原告所称的违章作业。其在事发前晚并未饮酒,原告认为其酒后作业的理由无事实依据。被告成都市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请求予以维持。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交相应的证据和依据。

经庭审举证、质证,原告对被告作出工伤认定的主体资格无异议。被告成都市人社局提供的证据,原告鹏程建筑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对被告提供的第1组证据材料中工伤认定申请表和工友朱守芝、李成关的证人证言中表述王敬受伤经过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该组其它证据无异议;对被告提供的第2组鹏程建筑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公司提交的意见能够说明王敬受伤情况;对第3组被告依职权调查的证据的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证明内容不真实;对第4组证据中证明被告作出工伤认定的程序性证据无异议,但对适用法律依据有异议,认为不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认定王敬为工伤。

本院根据原、被告举证、质证情况,对被告成都市人社局提供的证据材料认证如下:(1)(2012)高新民初字第546号民事判决书及(2012)成民终字第4093号民事判决书,能够证明王敬与鹏程建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本院予以采信;《工伤认定申请表》及《恢复工伤认定申请》、王敬身份证复印件、鹏程建筑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能够证明王敬是适格的申请主体,本院予以采信;工友朱守芝和李成关的证明材料以及王敬自己在《工伤认定申请表》中的陈述,能够证明王敬受伤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出院病情证明书》能够证明王敬的病情状况,本院予以采信。(2)第2组证据材料中鹏程建筑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能够证明原告鹏程建筑公司具有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本院予以采信;鹏程建筑公司出具的《关于王敬申请工伤认定的意见》,只是原告的反驳意见,不能作为证明王敬受伤的情况的证据使用,但能够证明原告在收到了被告送达的相关文书后提交了材料来证明王敬的受伤情况,本院予以采信。(3)第3组证据材料中被告依职权调查的情况,能够证明本案基本事实,本院予以采信。(4)第4组证据材料中的程序性证据,能够证明被告处理涉案工伤认定的程序,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条款是现行合法有效的法规,可适用于本案。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本院认定以下事实:第三人王敬与原告鹏程建筑公司从2010年6月至受伤之日止存在劳动关系。2011年8月14日,王敬在该公司承建的成绵乐铁路建设工程工地作业时,不慎从高处摔下致伤。2012年2月6日,王敬向被告成都市人社局提起工伤认定申请,因该案涉及民事诉讼,2012年3月5日被告中止该工伤认定。2012年9月7日,被告恢复受理王敬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同时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依法向原告送达了《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告知书》,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核实。2012年11月6日,被告成都市人社局作出涉案工伤认定决定书并送达本案当事人。原告鹏程建筑公司不服该工伤认定书,请求本院撤销被告作出的认定王敬所受伤害为工伤的行政行为。

另查明:原告鹏程建筑公司的注册地为阜阳市颖州区临泉路颍西镇。原告在注册地和生产经营地均未参加工伤保险。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一、关于被告成都市人社局作出认定工伤的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同时依据劳社部发(2004)18号《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三条:“用人单位注册地与生产经营地不在同一统筹地区的,原则上在注册地参加工伤保险。用人单位在注册地和生产经营地均未参加工伤保险的,农民工受到事故伤害在生产经营地进行工伤认定”之规定,被告成都市人社局具有对工伤认定申请作出处理决定的法定职权。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规定,王敬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1年内向成都市人社局提起工伤认定申请符合规定。成都市人社局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审核了原告王敬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认定劳动关系的涉案民事判决书、王敬病情证明材料以及相关证人证言的材料后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对王敬的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同时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条的规定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处理决定,并书面通知原告鹏程建筑公司和第三人王敬。可以认定被告作出涉案工伤的程序正当。

二、关于被告成都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的内容是否合法的问题。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之规定,本案中依据生效的民事判决书认定2011年8月14日王敬在中铁十四局成绵乐铁路工程工作中受伤,工友李成关和朱守芝的证人证言及被告依职权对王敬、肖涛、的调查询问笔录,能够印证判决书所查明的王敬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正在施工的过程中受伤的事实。同时,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鹏程建筑公司在被告作出工伤认定期间未提出相应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

综上,王敬所受伤害符合认定工伤的条件,被告根据原告的申请和原告提供的证据及该局调查的情况,作出的(2012)06-59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2年11月6日作出的(2012)06-59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阜阳市鹏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 燕

人民陪审员  叶碧云

人民陪审员  吴正文

二〇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范 聪

附件

附相关法律、法规条文:

《工伤保险条例》

第五条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全国的工伤保险工作。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设立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下称经办机构)具体承办工伤保险事务。

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患职业病的; (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第十七条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遇有特殊情况,经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

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第十九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用人单位、职工、工会组织、医疗机构以及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职业病诊断和诊断争议的鉴定,依照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执行。对依法取得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再进行调查核实。

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

第二十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并书面通知申请工伤认定的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和该职工所在单位。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对受理的事实清楚、权利义务明确的工伤认定申请,应当在15日内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七条第二十条第十四条第十九条第五条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款

《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

第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