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申请撤销调解确认决定

张某与张明明、刘艳萍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7月10日 案由:申请撤销调解确认决定 当事人:张明明 刘艳萍 张某 张建瓴 案号:(2015)孟民二初字第00146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孟州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某。

委托代理人薛花朋,

委托代理人张海江,孟州市148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张明明,男,汉族,1983年10月29日出生。系张某父亲。

被告刘艳萍,女,汉族,1982年8月3日出生。系张某母亲。

被告张建瓴,男,汉族,1957年2月4日出生。系张某祖父。

诉讼记录

原告张某诉被告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申请撤销调解确认决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某的委托代理人薛花朋、张海江,被告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某诉称,2012年1月15日15时30分左右,耿红星驾驶豫H×××××号小型轿车在孟州市西虢镇西虢村村委会门前倒车时将在此玩耍的原告张某撞伤,肇事后耿红星逃离现场。当日肇事车辆是参加原告邻居家婚礼的婚车,但原告家属报警后却石沉大海。2013年7月8日受害人家属无奈向上级公安机关反映案情,在上级公安机关过问下,2013年9月17日,受害人家属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在没有收到“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情形下,即肇事司机、车主并不存在的情形下,被通知到交警队事故科,孟州市交警队将拟好的承诺书让受害人家属向交警队作出承诺:“承诺人保证只能在交强险限额内向保险公司要求伤害赔偿,不论是否足以赔偿受害人的损失,不再要求肇事司机、肇事车主承担任何责任……”。先作出承诺,然后才能破案。承诺九天后,2013年9月26日,受害人家属得到交警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被告张明明、刘艳萍作为监护人理应依法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却被迫违心放弃原告的合法权益和后续治疗费用。承诺书显示公正,不是受害人家属真实意思的表示。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撤销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2013年9月17日的“承诺书”。

被告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答辩称,同意原告意见,承诺书应撤销。理由:交警队处理事故时程序违法,在没有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前,要求原告方的家人单方作出放弃部分权力的承诺,作出承诺的前提是受胁迫和欺诈,不是承诺人真实意思的表示。该承诺书显示公平,应予撤销。

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答辩理由,本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是:2013年9月17日三被告作出的承诺书是受胁迫和欺诈而作出的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是否应予撤销?

围绕争议焦点,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2013年9月17日的承诺书和被告方同交警队黄文庆及调解员谢继源对话的录音资料各一份,证明被告方作出承诺是在“交警队方讲如果不作出上述承诺,该案无法侦破,受害方将得不到任何赔偿”下而作出的承诺。该承诺是三被告在受交警队的胁迫和欺诈的情况下作出的。同时在三被告作出承诺后九天将该案件侦破。但是从案件发生到三被告作出承诺前有一年有余,案件一直侦破不了,短短九天侦破,说明交警队至少在三被告作出承诺前知道肇事者是谁。故原告方认为法院应撤销2013年9月17日三被告作出的承诺书。2、孟州市交警队(2013)第609号事故认定书,证明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事实经过及原告因交通事故受到伤害的事实,同时证明肇事车辆及肇事人的基本情况,肇事人应承担全部责任,张某无责任。3、孟州市人民法院(2014)孟民西初第3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原告所受交通事故侵害的事实及其应得到的赔偿,也就是应受法律保护的权益,肇事方应该给付原告较大数额的赔偿,被告作出的承诺损害了原告应该得到的逾期利益。4、原告及其代理人的户口本,证明原告及代理人的身份。

被告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故被告对原告提交的全部证据予以采信。

依据当事人陈述和上述经质证确认的有效证据,本院确认如下案件事实,2012年1月15日15时30分左右,耿红星驾驶豫H×××××号小型轿车在孟州市西虢镇西虢村村委门前倒车时将在此玩耍的原告张某撞伤,肇事后耿红星驾车逃离现场。2013年9月17日,被告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作为原告的亲属,在被交警部门告知肇事司机、车主未找到的情形下,为及时得到赔偿,向交警部门作出承诺:“承诺人保证只能在交强险限额内向保险公司要求伤害赔偿,不论是否足以赔偿受害人的损失,不再要求肇事司机、肇事车主承担任何责任……”。2013年9月26日,孟州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向被告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耿红星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张某的委托代理人薛花朋以被告张明明、刘艳萍作为监护人所做的承诺书显示公平,并非真实意思表示为由,要求撤销该承诺。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为被监护人权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本案中,被告张明明、刘艳萍作为原告张某的监护人,张建瓴作为原告的直系亲属,在交警部门处理原告因交通事故受伤一案的过程中,未能尽到监护职责,在向交警部门所作的单方面承诺中,保证只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向保险公司索赔,不再要求肇事司机、车主承担任何责任,即使法院判决,也不再要求肇事司机、车主实际支付。该承诺显然侵害了被监护人即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另一方面,三被告均是在本事故处理过程中因交警部门没有找到肇事者、无法得到赔偿的情况下,违心向交警部门所作出的承诺,该承诺明显违背了三被告的真实意思,也显示公平。因此原告要求撤销三被告所作的承诺,依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二)项、第五十九条第(二)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于2013年9月17日所作的承诺书。

案件受理费25元,由被告张明明、刘艳萍、张建瓴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李来保

二〇一五年七月十日

书记员  胡晓芬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十五条第(二)项第五十九条第十八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