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

上海仁川国际轮渡有限公司与上海浦海航运有限公司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二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4月5日 案由: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 当事人:上海仁川国际轮渡有限公司 上海鸿盛港泰海运有限公司 上海浦海航运有限公司 案号:(2015)津高民四终字第50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异议人):上海仁川国际轮渡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业盛路188号洋山保税港区国贸大厦A-539室。

法定代表人:宋涛,该公司董事长。

上诉人(一审异议人):上海浦海航运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业盛路188号国贸大厦A-540。

法定代表人:赵宏舟,该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一审申请人):上海鸿盛港泰海运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黄浦路53号1001室。

法定代表人:张立中,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龙杰,上海瀛泰(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肖,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上海仁川国际轮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川公司)、上海浦海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浦海公司)因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一案,不服天津海事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2014)津海法限字第2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上海鸿盛港泰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盛公司)系“港泰台州”轮船舶所有人。涉案碰撞事故所产生的非人身伤亡赔偿请求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项“在船上发生的或者与船舶营运、救助作业直接相关的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灭失、损坏”的规定,因此,鸿盛公司有权申请设立非人身伤亡赔偿请求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的规定,利害关系人对申请人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提出异议的,海事法院应当对设立基金申请人的主体资格、事故所涉及的债权性质和申请设立基金的数额进行审查。因此,一审法院对仁川公司、浦海公司提出的鸿盛公司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规定丧失责任限制权利的异议,不予审查。

关于非人身伤亡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数额。涉案“港泰台州”轮总吨42323吨,系从事国内沿海及长江中下游港口间普通货物运输的船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一十条的规定,并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关于不满300总吨船舶及沿海运输、沿海作业船舶海事赔偿限额的规定》第四条,“港泰台州”轮有关非人身伤亡的赔偿请求的责任限额为3316937.5特别提款权及利息(利息自2014年8月25日起至基金设立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金融机构同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综上所述,仁川公司、浦海公司的异议不符合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异议理由。鸿盛公司就涉案碰撞事故申请设立非人身伤亡的赔偿请求的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符合法律规定。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二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相关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准许鸿盛公司提出的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申请;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数额为3316937.5特别提款权及其利息(自2014年8月25日起至基金设立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金融机构同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鸿盛公司应在裁定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以人民币或者天津海事法院认可的担保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基金的人民币数额按裁定生效之日的特别提款权对人民币的换算办法计算)。逾期不设立基金的,按自动撤回申请处理。

仁川公司、浦海公司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裁定,驳回鸿盛公司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申请。主要理由:鸿盛公司所属之“港泰台州”轮在事故发生时处于严重不适航状态,其作为本次碰撞事故的直接责任人存在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不作为,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之规定,鸿盛公司无权依法限制其赔偿责任。

鸿盛公司答辩称:鸿盛公司系涉案船舶“港泰台州”轮的船东,具备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主体资格,鸿盛公司因其所属船舶在营运过程中发生的碰撞事故引起的海事请求属于限制性债权,申请设立基金的数额是按照法律规定计算所得,因此,鸿盛公司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符合法律规定;仁川公司、浦海公司认为“港泰台州”轮在事故发生时处于严重不适航状态,本次事故直接责任人存在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不作为,缺乏证据支持,与事实不符,且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案件审理的范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经审查认为,对于鸿盛公司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申请的审查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规定:“利害关系人依据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对申请人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提出异议的,海事法院应当对设立基金申请人的主体资格、事故所涉及的债权性质和申请设立基金的数额进行审查。”本案中,鸿盛公司系涉案船舶登记的所有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四条对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主体要求;鸿盛公司申请设立的非人身伤亡赔偿请求系与船舶营运直接相关的财产损失,属于限制性债权;且其依据涉案船舶的总吨位申请设立的基金数额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一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据此,一审法院准许鸿盛公司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并无不当。

关于仁川公司、浦海公司提出鸿盛公司存在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不作为,因此鸿盛公司无权享受责任限制的主张。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关于责任人援引禁止的规定,虽与责任限制基金的设立具有密切联系,但两者彼此独立,责任限制基金的设立并非以责任人应否援引禁止为必要条件。同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规定,该主张并非人民法院审理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案件的范围。故仁川公司、浦海公司的上诉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李彤

代理审判员  于轶男

代理审判员  张昕

二〇一五年四月五日

书 记 员  赵伟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百零六条第八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二百一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零九条第二百零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