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

黄伟强因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0月22日 案由: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 当事人:黄伟强 罗书勤 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綦江分公司 令狐红梅 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 案号:(2013)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3132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伟强。

委托代理人赵定会。

委托代理人尤方元。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令狐红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罗书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搬运西村152号,组织机构代码90313945-X。

负责人谢光辉,该分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唐世富。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綦江分公司,住所地重庆市綦江区文龙街道孟家院300号,组织机构代码75006577-8。

负责人袁子成,该分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永华。

诉讼记录

上诉人黄伟强与被上诉人令狐红梅、罗书勤、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以下简称公运第二分公司)、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綦江分公司(以下简称公运綦江分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一案,重庆市綦江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6月20日作出(2013)綦法民初字第02338号民事判决,黄伟强对该判决不服,于2013年8月1日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9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黄伟强的委托代理人赵定会、尤方元,被上诉人公运第二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唐世富,公运綦江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永华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令狐红梅、罗书勤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令狐洪梅、罗书勤系夫妻关系。令狐洪梅、罗书勤于2011年10月7日共同向黄伟强借款5万元,于同年11月3日向黄伟强出具了借据一份,该借据内容为:“现因罗书勤、令狐洪梅购车,而向黄伟强借款人民币伍万元整存入工行卡号为6222023100046082363的帐户内,另罗书勤又借现金贰万元整。期间以车牌为渝BN1312的车作为担保,借款日期为2011年10月7日,还款日期从2011年12月7日起,每月还本金壹万元整,至2012年6月7日还清。”由于令狐洪梅、罗书勤未清偿借款,黄伟强于2012年11月8日诉至本院请求判决令狐洪梅、罗书勤清偿借款7万元及其利息,经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当日,原审法院作出(2012)綦法民初字第05984号民事调解书,即令狐洪梅、罗书勤在2012年12月30日前还清尚欠黄伟强的借款7万元及利息(利息从2011年10月7日起按月利率1.3%计算至付清之日止);本案案件受理费40元由令狐洪梅、罗书勤负担。之后,令狐洪梅、罗书勤没有履行义务,黄伟强就于2013年1月持原审法院(2012)綦法民初字第05984号民事调解书向原审法院申请对令狐洪梅、罗书勤强制执行,当月18日,原审法院作出执行裁定,将渝BN1312东风嘉龙牌自卸车一辆予以扣押。同年2月3日,公运第二分公司向原审法院提出书面执行异议,认为:“公运第二分公司于2011年10月11日购买了渝BN1312东风嘉龙牌自卸车一辆;次日,与令狐洪梅签订了《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合同约定租赁经营期限从2011年10月12日起到2026年10月11日止,并提供了《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营运证、行驶证等证据予以佐证。经审查,原审法院于2013年3月4日作出(2013)綦法执异字第00005号执行裁定:异议人公运第二分公司的异议成立。黄伟强不服该裁定,在法定的期限内向原审法院院提出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要求法院准许继续对渝BN1312东风嘉龙牌自卸车一辆采取评估、拍卖措施等诉讼请求。庭审中经调解,双方各持己见,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另公运第二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述法院已于2013年5月中旬将渝BN1312东风嘉龙牌自卸车一辆交回给了公运第二分公司。

另查明,2011年10月11日,公运第二分公司作为甲方,令狐洪梅作为乙方,双方签订了《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该合同编号为重公运二(2011)租字第025651号,该合同内容为:“(1)租赁车辆及期限:甲方提供嘉龙牌DNC3063型、技术等级壹级的货车壹辆,由乙方租赁经营。车辆牌照号为渝BN1312,自编号为025651,发动机号为J1FS2BA0199,车架号LGHX6GAJ0BU204210,购置证号为10500537269;租赁经营期限从2011年10月12日起到2026年10月11日止。(2)车辆租赁金及其缴付方式:租赁金余额从租赁车辆投入运营起,逐月按6700元缴纳,最后一个月还6300元,从2011年10月11日至2012年10月31日止,每月2日前必须按时足额缴清。(3)租赁经营车辆的产权及期满后车辆的处理方式:在租赁合同的有效期内,甲方对该车辆享有完全产权。乙方通过向甲方按期足额缴纳租赁金和规费,获得对该车辆的使用和收益的权利,并相应承担该车辆的全部风险责任及义务,该车辆的处分权由甲方保留;租赁经营期满,车辆未达到报废年限,乙方愿意续租的,应提前2个月与甲方签订续租合同;租赁经营期满,车辆达到报废年限,或虽未达到报废年限但乙方不愿续租的,甲方收回该车辆的运营证照和一切营运手续,乙方在全额缴清租赁金和月定额规费以及10000元过户费后,车辆产权归乙方,甲方协助乙方办理转籍过户手续,过户费由乙方承担。(4)租赁经营的月定额规费:租赁经营的月定额规费由国家规定的税费和甲方提供服务收取的服务费两项组成,共计450元,不提供运输发票(其中营业税系按营收定额计算,超定额时,按实际营收征收),乙方必须在每月2日前按时足额缴付甲方。(5)乙方的权利、义务:乙方在租赁经营期内,享有对该车辆的占有、使用和收益权,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理一切经营成本,自担一切经营风险,包括保险费、雇佣的驾驶员的工资待遇、车辆维修费用等。(6)其它事项:本合同由企业法人重庆公路运输(集团)公司授权委托下属各二级单位作为甲方签订生效,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合同签订后,公运第二分公司立即支付了该车价款和税共计11万元,次日,公运第二分公司为了规避缴纳重庆市主城区的路桥费等费用,就到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将车牌照号为渝BN1312货车一辆(嘉龙牌DNC3063型、发动机号为J1FS2BA0199,车架号LGHX6GAJ0BU204210),登记在公运綦江分公司名下,也分别办理了该车辆相关的行驶证、道路运输证、保险等证照手续,并将该货车交与令狐洪梅进行运输经营。现在公运第二分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供了令狐洪梅分别在2011年10月13日、2012年1月7日、2012年10月16日、2012年10月24日、2012年11月30日、2013年2月5日向公运第二分公司缴纳规费、车船使用税、保险费、清偿借款等费用共计33458.80元,其中清偿尚欠公运第二分公司的借款14100元,保险费10180.80元。

另查明,公运第二分公司、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綦江分公司均系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企业非法人性质的分公司。公运綦江分公司于2013年2月19日向原审法院出具了书面情况说明,内容为:“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綦江分公司所属渝BN1312大货车的所属权及管理都由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所有”。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于2013年4月1日向本院出具了书面证明,内容为:“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綦江分公司所属渝BN1312大货车的所有权及经营管理权都由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所有”。

一审中黄伟强起诉认为,渝BN1312号自卸车不是公运第二分公司出资购买并所有,该车也不属公运綦江分公司所有,应该是令狐洪梅、罗书勤全额出资购买所有的,并挂靠在公运綦江分公司的名下进行运输经营。故请求法院驳回公运第二分公司的异议,同时撤销重庆市綦江区人民法院的(2013)綦执异字第5号执行裁定书,确认渝BN1312号自卸车属于令狐洪梅所有;要求綦江区法院立即对令狐洪梅的渝BN1312号自卸车采取评估、拍卖措施,以获款清偿令狐洪梅、罗书勤尚欠黄伟强的借款7万元本息;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令狐洪梅辩称,渝BN1312号自卸车一辆不是令狐洪梅、罗书勤所有的,该车也并非是令狐洪梅、罗书勤挂靠在公运綦江分公司进行运输经营,而是令狐洪梅向公运第二分公司租赁来进行运输经营。

公运第二分公司辩称,为了规避缴纳重庆市主城区内的过桥费等费用,公运第二分公司将出资购买的渝BN1312号自卸车等几十辆货运车辆的户籍登记在公运綦江分公司的名下,但实际上,公运第二分公司对其出资购买的车籍登记在公运綦江分公司名下的渝BN1312号自卸车等货运车进行实际收费及管理等事项。2011年10月12日,公运第二分公司将渝BN1312号自卸车租赁给令狐洪梅进行自负盈亏运输经营,令狐洪梅向公运第二分公司缴纳租赁金和规费。2013年1月21日,綦江区法院执行局将渝BN1312号自卸车予以扣押,公运第二分公司获悉后,及时书面提出所有权的执行异议,并提供了《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行驶证等证据,綦江区法院进行了审查,并于2013年3月4日作出(2013)綦法执异字第5号执行裁定:异议人公运第二分公司的异议成立。现在公运第二分公司请求法院驳回黄伟强的诉讼请求,将渝BN1312号自卸车归还给公运第二分公司。

第三人公运綦江分公司述称,为了规避缴纳重庆市主城区内的路桥费等费用,公运第二分公司将其出资购买的渝BN1312号自卸车的车籍登记在公运綦江分公司的名下,并对渝BN1312号自卸车进行实际收费及管理等事项。另2013年1月底,黄伟强的代理人与公运綦江分公司的代理人杨永华联系,其要租赁、购买货车的事项,黄伟强的代理人带其到重庆市巴南区汽车城看车和购买车,其与汽车销售公司签订了购买协议,又咨询租赁运输经营的事项,公运綦江分公司的代理人杨永华确是按照其要求在《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填写了数、字,并将该《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模本交给了黄伟强的代理人,同时也告诉缴纳租赁车定金2万元的银行账号。现在公运綦江分公司不同意黄伟强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双方的诉、辩意见,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渝BN1312货车是否为令狐洪梅、罗书勤全额出资购买并挂靠经营问题,或是令狐洪梅向公运第二分公司融资租赁经营的问题,即令狐洪梅、罗书勤是否对渝BN1312货车享有所有权。

从公运第二分公司与令狐洪梅于2011年10月11日签订的《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来看,公运第二分公司与令狐洪梅已明确约定了渝BN1312货车属公运第二分公司所有,令狐洪梅在按时缴清租赁金8万元和月规费及过户费1万元后,可以将渝BN1312货车申请过户到令狐洪梅的名下,该合同显然具有汽车融资租赁性质,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令狐洪梅向公运第二分公司缴清了租赁金8万元和月规费及过户费1万元的事实,故令狐洪梅目前尚未取得渝BN1312货车的所有权。根据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綦江分公司分别出具的情况说明和证明,可以证实渝BN1312货车的所有权及管理权都由公运第二分公司所有和实际管理,并且公运第二分公司也提供了令狐洪梅向其缴纳费用的单据等证据予以佐证。故原审法院认定公运第二分公司是渝BN1312货车的实际所有人和实际经营管理者,令狐洪梅仅仅是承租经营者。虽然渝BN1312货车车籍登记为公运綦江分公司,但根据目前的证据不能够证明令狐洪梅、罗书勤全额出资购买渝BN1312货车并将该车挂靠在公运綦江分公司或公运第二分公司运输经营的事实成立。综述,令狐洪梅、罗书勤现对渝BN1312货车不享有所有权,公运第二分公司的执行异议成立,黄伟强要求继续对渝BN1312货车采取评估、拍卖的执行措施的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判决如下:“驳回原告黄伟强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40元,由原告黄伟强负担(已缴纳)。”

黄伟强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綦江区法院(2013)綦法民初字第02338号民事判决;2、确认渝BN1312货车归令狐红梅,罗书勤所有并继续执行。主要事实和理由:1、渝BN1312货车系令狐红梅借款购买,挂靠在公运綦江分公司名下经营。2、法院在执行生效判决扣车时对令狐红梅作有笔录,令狐红梅承认该车系其购买,挂靠经营。3、公运第二分公司提供的租赁合同系与令狐红梅、罗书勤串通作假而来,一审法院不同意上诉人对假合同作司法鉴定违反法定程序,二审仍申请对租赁合同时间差作鉴定。4、从购车发票、行使证、运输证看,所有人是公运綦江分公司。5、从公运第二分公司租赁车辆发展审批表看,令狐红梅实际是向公运第二分公司借款8万元。6、保险费是令狐红梅在交,令狐红梅也按合同在向公司归还借款。因此,令狐红梅、罗书勤与公运第二分公司实际是借款关系。

令狐红梅、罗书勤未出庭应诉,也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公运第二分公司答辩:渝BN1312货车是令狐红梅向我公司租赁的,我公司将车辆入户在公运綦江分公司是为了不交路桥年费,因车辆不在主城经营。租赁合同等证据证明渝BN1312货车归我公司所有,上诉人与令狐红梅之间借款与我公司无关。

公运綦江分公司陈述:渝BN1312货车从行驶证、发票等看所有权是我公司的,但实际所有权人是公运第二分公司。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公运第二分公司主张渝BN1312货车归其所有,登记权利人公运綦江分公司没有异议,并向法院出具《情况说明》明确表示渝BN1312货车归公运第二分公司所有和管理;从车辆实际管理看,公运第二分公司通过与令狐洪梅签订《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对渝BN1312货车进行经营和管理,令狐洪梅在法院调查时也承认车辆归公司(公运第二分公司)所有,综上,公运第二分公司的主张有事实依据,依法应予支持。

黄伟强否认《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的真实性,但从本案证据看,首先,令狐洪梅与公运第二分公司均承认二者之间是租赁关系;其次,公运第二分公司执行和诉讼中提交的《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文本格式虽不同,但两份合同的内容具有一致性,并且令狐洪梅向公运第二分公司交纳相关规费是客观事实;第三、黄伟强藉以主张借款关系的公运第二分公司《租赁车发展审批表》、《汽车借款核算表》表明令狐洪梅与公运第二分公司之间就借款购车问题实际存在业务联系。而《租赁车发展审批表》中的月还款额与《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中的租赁金具有一致性,《租赁车发展审批表》、《汽车借款核算表》、《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系涉及令狐洪梅(罗书勤)借款及车辆经营的系列关联性文证。令狐洪梅与公运第二分公司签订《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到底形成的是租赁关系或是挂靠关系,并不影响《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当初由双方签订这一客观事实,由此,本院认为,黄伟强要求对《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形成时间差进行鉴定实无必要,本院不予准许。

关于《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的性质,综合当事人陈述等全案证据,公运第二分公司与令狐洪梅签订《普通货车租赁经营合同》实际是以租赁关系以及所有权保留方式的约定对令狐洪梅向公运第二分公司的借款进行约束,在公运第二分公司对渝BN1312货车保留所有权的情况下,渝BN1312货车不属令狐洪梅所有。

综上所述,公运第二分公司的执行异议成立,黄伟强要求继续对渝BN1312货车进行执行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00元,由上诉人黄伟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文尾

审 判 长  倪洪杰

审 判 员  秦敏

代理审判员  周舟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赵曦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