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计划生育行政征收

原告谢建锋与被告武宣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6日 案由:计划生育行政征收 当事人:武宣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 谢建锋 案号:(2013)武行初字第15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武宣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谢建锋,男,汉族,广西武宣县人。

委托代理人江干平,广西仙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宣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

法定代表人吴小红,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翠萍,系武宣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职工。

委托代理人梁明,广西钰锦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陈梅波,女,汉族,广西岑溪市人。系原告谢建锋之妻。

诉讼记录

原告谢建锋不服武宣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下简称武宣县计生局)于2013年9月16日作出的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于2013年10月1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同日受理并向被告送达了应诉通知书、起诉状和原告证据副本、举证通知书、当事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等法律文书。因陈梅波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本案的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谢建锋及其委托代理人江干平,被告武宣县计生局的委托代理人刘翠萍、梁明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陈梅波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3年9月16日,被告武宣县计生局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武计生征决(2013)19号),认定原告谢建锋及其妻子第三人陈梅波于2013年1月10日违法生育一个孩子,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决定对原告谢建锋、第三人陈梅波分别征收社会抚养费62733元。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及依据: 1、举报信(含举报信附具的谢建锋及陈梅波的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出生医学证明的复印件),证明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孩并受到举报的事实; 2、立案审批表,证明被告得到谢建锋和陈梅波违法生育的线索后对其违法事实进行立案查处; 3、知情人的询问笔录,证明谢建锋、陈梅波违法生育一孩; 4、广西某某农场出具的《证明》、某某公司桂黔司字(2002)57号文件、广西某某农场劳动人事部垦黔劳人字(2005)24号《通知》、广西某某农场垦黔农(2012)21号文件,证明谢建锋的工作单位及职务等身份情况; 5、岑溪市某某镇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出具的《证明》,证明岑溪市某某镇人口和计划生育管理部门尚未对谢建锋、陈梅波违法生育一孩立案查处; 6、《行政执法证》,证明被告的工作人员具备行政执法资格; 7、陈梅波的询问笔录,证明谢建锋和陈梅波结婚后于2008年9月4日生育第一个孩子。2013年1月10日无《准生证》生育第二个孩子; 8、2013年8月29日,被告向陈梅波提取的《出生医学证明》、《疾病诊断证明书》及出院记录,证明2013年1月10日,谢建锋、陈梅波夫妇无《准生证》生育一个孩子,构成违法生育一孩的事实; 9、2013年8月29日,被告向陈梅波提取的户口本复印件,证明陈梅波为非农业人口; 10、2013年8月29日,被告向陈梅波提取的《结婚证》复印件,证明谢建锋与陈梅波存在夫妻关系; 11、谢欣某的《常住户口登记卡》复印件,证明谢建锋、陈梅波夫妇于2008年9月4日生育第一个孩子谢欣某; 12、《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之前,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 13、陈梅波在《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上批注的意见,证明被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之前,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 14、谢建锋的《询问笔录》,证明谢建锋、陈梅波夫妇的婚育情况; 15、武宣县2004-2012年度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收入情况表,证明征收社会抚养费金额的依据; 16、《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作出了征收决定并送达。

原告谢建锋诉称,原告历来遵守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2008年9月4日与妻子陈梅波生育一孩后就不想再生育,但陈梅波坚持要生育第二胎。近年来,双方常为此争吵。2012年5、6月,原告得知妻子怀孕后,便强烈要求陈梅波通过人流手术终止妊娠。由于陈梅波不同意,双方发生激烈争吵。原告为此曾提出离婚,但因原告未能满足其经济方面的要求,离婚未果。约2012年6月,陈梅波离家出走。原告多方查找方知其回了娘家。之后,原告多方动员其做人流手术,但陈梅波仍不同意。2012年8月,原告曾向单位反映情况,请求单位做其工作,制止其违法生育。因陈梅波躲在娘家,其后来是否生产了孩子,原告不清楚。2013年9月17日上午,被告在原告单位计生员的陪同下找到原告,制作了笔录后,向原告送达了被告于2013年9月16日作出的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原告认为:一、原告没同意陈梅波生育第二个孩子,没有违法生育的意愿,被告向原告征收社会抚养费没有理由;二、被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前,没有依照《行政处罚法》规定,告知原告处理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没有告知原告依法享有陈述、申辩、要求听证的权利,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的规定,程序违法;三、陈梅波的户籍所在地及陈梅波的生育地在岑溪市,被告对其违法生育没有管辖权,被告对其违法生育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属于滥用职权。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证明被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决定向原告征收社会抚养费; 2、《报告书》,证明原告曾于2012年8月中旬向单位计生部门反映陈梅波坚持生育第二胎,要求单位做其工作,动员陈梅波做人流手术的事实; 3、请假条,证明2012年12月15日原告因需到陈梅波娘家和陈梅波商量做人流手术而向单位请假的事实。

被告武宣县计生局辩称,谢建锋与陈梅波均为非农户口,2007年10月9日登记结婚,2008年9月4日生育第一个孩子,2013年1月10日生育第二个孩子。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认定谢建锋与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孩,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被告获取谢建锋与陈梅波夫妇存在违法生育的线索后,经立案调查,确认其存在违法生育的事实后,分别于2013年8月29日、9月3日向谢建锋、陈梅波夫妇送达了《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依法告知谢建锋、陈梅波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告知其依法享有陈述、申辩权。2013年9月16日,被告经调查、核实,确认谢建锋、陈梅波夫妇存在违法生育一个孩子的事实后,作出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并送达,符合法定程序。虽然陈梅波的户籍和第二胎的分娩地点均在岑溪市,但由于陈梅波和谢建锋结婚后长期居住在武宣县,怀孕后才到岑溪市待产,且岑溪市人口和计划生育行政管理部门尚未对其违法生育立案查处,被告获取其违法生育事实后立案查处并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具有法律依据,不属于滥用职权。被告2013年9月16日作出的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法院判决维持。

第三人陈梅波未出庭参加诉讼。其向本院提交的书面诉讼意见称:一、2008年生育长女谢欣某后,谢建锋因想生一个男孩而反对第三人放环;二、怀孕后,2012年谢建锋要求第三人回娘家待产以便躲避人口和计划生育行政管理部门的查处。2013年1月10日第三人分娩,谢建锋知道第二胎又是女孩后极为不满,为不影响其工作,不让第三人回家;三、第三人于2013年1月10日所生的孩子为第三人与原告的亲生子,愿意配合计生部门与谢建锋做亲子鉴定。

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本案证据作如下确认:

一、对原告证据的认定:

证据1,即《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能证明被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决定向原告征收社会抚养费;

证据2,即《报告书》,谢建锋提交给本院的《报告书》标注日期“2012年8月17日”与谢建锋向单位递交,存放在其单位的《报告书》标注日期“2012年9月15日”不一,且证据2无其他证据印证,系孤证。证据2未能证明谢建锋曾于2012年8月中旬向单位反映陈梅波坚持生育第二胎,要求单位做其工作,动员其做人流手术终止妊娠的事实;

证据3,即《请假条》,只能证明2012年12月15日谢建锋因需到岑溪市解决家庭问题向单位请假,不能证明其请假的事由系谢建锋需到岑溪市某某镇与陈梅波商量做人流手术终止妊娠事宜。

二、对被告证据的认定:

证据1,即举报信(含举报信附具的谢建锋、陈梅波的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出生医学证明的复印件),能证明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孩受到举报的事实;

证据2,即立案审批表,能证明被告获取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的线索后对其违法事实进行立案查处;

证据3,即知情人的询问笔录,与本案的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证明了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个孩子;

证据4,即广西某某农场出具的《证明》、某某公司桂黔司字(2002)57号文件、广西某某农场劳动人事部垦黔劳人字(2005)24号《通知》、广西某某农场垦黔农(2012)21号文件,证明了谢建锋的工作单位及职务等身份情况;

证据5,即岑溪市某某镇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出具的《证明》,证明岑溪市某某镇人口和计划生育管理部门尚未对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孩立案查处;

证据6,即《行政执法证》,证明了被告的工作人员具备行政执法资格;

证据7,即陈梅波的询问笔录,与本案的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证明了谢建锋、陈梅波结婚后于2008年9月4日生育第一个孩子。2013年1月10日无《准生证》生育第二个孩子构成违法生育一个孩子的事实;

证据8,即《出生医学证明》、《疾病诊断证明书》及出院记录,与本案的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证明了2013年1月10日,谢建锋、陈梅波夫妇无《准生证》生育一个孩子,构成违法生育一个孩子的事实;

证据9,即《户口本复印件》,能证明陈梅波为非农业人口;

证据10,即《结婚证》复印件,证明谢建锋、陈梅波存在夫妻关系;

证据11,即谢欣某的《常住户口登记卡》复印件,证明了谢建锋、陈梅波夫妇于2008年9月4日生育一孩谢欣某。该证据与本案的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证明了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个孩子的事实;

证据12,即《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了被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之前,已于2013年8月29日将《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直接送达陈梅波,虽然不能证明被告于2013年9月3日将《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直接送达谢建锋,但因陈梅波系谢建锋的成年同住家属,证据12能证明被告作出征收决定前已告知了谢建锋、陈梅波夫妇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其依法享有的权利;

证据13,即第三人陈梅波在《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上批注的意见,证明了被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之前,已经告知了作出征收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

证据14,即谢建锋的《询问笔录》,证明了谢建锋、陈梅波夫妇的婚育情况。该笔录系被告作出征收决定后形成,虽然依法不能作为被告作出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的证据,但由于本案的其他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了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个孩子,因此,不能以此否定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的事实和否定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证据15,即武宣县2004年-2012年度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收入情况表,证明了征收社会抚养费金额的依据;

证据16,即《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作出了征收决定并送达;

证据17,即被告提供的原告向其单位提交的《报告书》复印件,证明了原告向单位提交《报告书》的日期为2012年9月15日,并非原告主张的2012年8月中旬。

经审理查明,原告谢建锋与第三人陈梅波均为城镇居民,谢建锋为广西某某农场职工,双方于2007年10月9日登记结婚。婚后,陈梅波随夫到广西某某农场生活。2008年9月4日,谢建锋、陈梅波夫妇生育第一个孩子谢欣某。陈梅波再次怀孕后于2012年6月左右回到其娘家广西岑溪市待产。2012年9月15日,谢建锋向其工作单位递交了一份主要内容为“第三人陈梅波怀孕第二胎躲到外地待产,其因不同意生育二孩,要求陈梅波终止妊娠而与之产生矛盾,要求计生部门查处陈梅波计划外怀孕问题”的《报告书》。2013年1月10日,陈梅波未依法持有人口和计划生育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准生证》在广西岑溪市分娩,生产一女婴谢笑某。被告武宣县计生局获取陈梅波无证生育第二个孩子的线索且得知广西岑溪市人口和计划生育管理部门尚未对陈梅波无证生育行为立案查处后,对谢建锋、陈梅波夫妇无证生育行为进行立案查处。经调查核实谢建锋、陈梅波确实存在违法生育一个孩子的事实后,于2013年8月29日作出武人口费征告字(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该告知书将被告拟对谢建锋、陈梅波夫妇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告知谢建锋、陈梅波夫妇,并告知谢建锋、陈梅波夫妇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以及七日的提出陈述、申辩期限。2013年8月29日,被告将告知书送达广西岑溪市某某镇,陈梅波签收了告知书。2013年9月3日,被告向谢建锋送达告知书时,因联系不到谢建锋,被告将告知书留置在广西某某农场场部办公室,该场一名计生专干在《送达回证》的“代收人签字或盖章”栏签名并签署日期,但事后该计生专干未将该告知书交给谢建锋。陈梅波在其签收的告知书上批注了“是我老公叫我回娘家躲生小孩的;小孩出生以后他没有付过任何费用;我本人没有经济收入,无能力交纳社会抚养费,这个费用应由我丈夫谢建锋承担”的文字后将告知书邮寄给被告。2013年9月16日,被告以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个孩子为由,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作出了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决定对谢建锋、陈梅波分别征收社会抚养费62733元,共计125466元。2013年10月14日,谢建锋以被告作出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对其征收社会抚养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程序违法为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本院依法判决撤销该征收决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四条“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由县级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作出书面征收决定”的规定,被告武宣县计生局作为武宣县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依法具有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定职责。目前,计划生育政策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夫妻双方均有依法生育、计划生育的义务。原告明知自己与其妻子陈梅波不符合生育二胎条件,却未采取安全有效的避孕措施致使陈梅波怀孕,造成违法生育的事实,原告应当为此承担法律责任。虽然原告确实曾于2012年9月15日向其单位提交《报告书》,在该报告书告知单位第三人陈梅波怀孕,声称其要求第三人陈梅波终止妊娠未果,要求单位采取必要措施,但原告向其单位提交《报告书》并未能否认其违法生育的事实,不能免除其应缴纳社会抚养费的法定义务。原告以其已经向单位提交《报告书》,主张自己没有违法生育的意愿和事实,不应被征收社会抚养费,与事实不符,没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2007年10月9日,第三人陈梅波与原告结婚后就一直在武宣县黔江实业总公司随夫生活,虽然怀孕后回到娘家广西岑溪市待产,但这并不能改变陈梅波为原告同住成年家属的事实。被告将《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送达第三人陈梅波签收,应视为被告已经将《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送达谢建锋、陈梅波夫妇。原告主张被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前未告知作出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事实、理由及依据,未告知当事人享有的权利,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而且,征收社会抚养费属于行政征收,不属于行政处罚,原告主张征收社会抚养费应按照《行政处罚法》规定的处罚程序,作出征收决定前由被告告知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告知原告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和申请听证的权利,其主张没有法律依据。行政征收行为不受《行政处罚法》的拘束,被告作出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并不违反社会抚养费征收方面的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主张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程序违法,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第三人陈梅波居住地系广西武宣县,户籍所在地系广西岑溪市,虽然其生育行为发生在岑溪市,但岑溪市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未发现,被告经他人举报首先发现了其生育行为,根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一款第(三)项“当事人的生育行为发生时,其现居住地或者户籍所在地县人民政府的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均未发现的,此后由首先发现其生育行为县人民政府的计划生育行政部门按照当地的征收标准作出征收决定”的规定,被告有权对原告与第三人陈梅波的违法生育行为征收社会抚养费。原告认为被告作出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越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和第三人陈梅波结婚后,2008年9月4日生育第一个孩子后,未具备我国当前政策允许生育第二个孩子条件而于2013年1月10日生育第二个孩子,已构成了违法生育一孩事实。被告作出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认定谢建锋、陈梅波夫妇违法生育一个孩子,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获取原告与第三人陈梅波违法生育的线索后经立案—调查核实—告知征收社会抚养费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享有的权利—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送达,征收程序符合社会抚养费征收方面的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与第三人陈梅波均为城镇居民,谢建锋为广西某某农场职工,武宣县统计局公布2012年度武宣县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20911元,被告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以20911元作为征收基数,分别对原告、第三人陈梅波征收基数3倍的社会抚养费各62733元,征收的数额适当,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适用法律正确。综上,被告作出的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应予维持。原告请求撤销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武宣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2013年9月16日作出的武计生征决(2013)19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谢建锋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至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在上诉期限届满后七日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款汇: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农行来宾分行营业室,帐号:148101040016700。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则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廖庆丰

审 判 员  陆玉观

人民陪审员  韦清瀚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陆宏花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三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管理办法》

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

第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