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

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徐检诉刑诉【2011】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泳波、刘金潮、陈新云、韩新东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

结案日期:2011年5月10日 案由: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 当事人:刘金潮 韩新东 陈泳波 陈新云 案号:(2011)徐知刑初字第3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泳波。

被告人刘金潮。

被告人陈新云。

被告人韩新东。

诉讼记录

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徐检诉刑诉[2011]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泳波、刘金潮、陈新云、韩新东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于2011年1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刘宇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 2007年至2010年,被告人陈泳波为谋取非法利益,从他人处购买非法制造的“维维”、“黑牛”等豆奶粉包装袋在广东省潮州市销售给被告人刘金潮,销售金额合计人民币174.5万元。被告人刘金潮为谋取非法利益,将该包装袋销售给被告人陈新云、付伟等人。被告人陈新云又将从刘金潮处购买的非法制造的“维维”、“黑牛”等豆奶粉包装袋销售给被告人韩新东、戴建军(已另案处理)、杜宜峰等人,销售金额合计人民币372850元,其中销售给被告人韩新东的豆奶粉包装袋合计人民币69650元。

为证实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泳波、刘金潮、陈新云、韩新东违反国家商标管理制度,买入并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陈泳波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对非法经营数额达到174.5万元有异议,认为其非法经营数额实际只有70万元左右。

被告人陈泳波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陈泳波文化程度有限,对犯罪行为产生的后果认识不足,主观恶意较轻;2、陈泳波在本案中获利甚微,达不到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公诉机关指控陈泳波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合计人民币174.5万元证据不足;3、陈泳波购买、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但其上线尚未到案,其销售的去向也未全部查清;4、陈泳波到案后认罪态度好,确有悔罪表现,且系初犯、偶犯。综上,被告人陈泳波的非法经营数额应认定为36万余元,请求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依法适用缓刑。

被告人刘金潮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非法经营数额均无异议。

被告人刘金潮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刘金潮在到案后能够主动坦白公安机关已经掌握和尚未掌握的全部罪行并积极检举揭发他人的犯罪行为,认罪态度较好,确有悔罪表现;2、刘金潮与陈泳波系共同犯罪,两被告人协商共同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并存在具体分工,刘金潮在共同犯罪中仅起到次要或辅助作用,应依法认定为从犯。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新云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对非法经营数额达到372850元有异议,认为该笔款项中包含了正当交易的包装机、零部件销售款。

被告人陈新云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新云销售两种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证据不充分,其涉案的仅有“黑牛”注册商标标识;2、公诉机关指控陈新云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合计人民币372850元,但其中并未扣除包装机、零部件销售款;3、陈新云案发前无违法犯罪记录,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4、陈新云到案后按照公安机关要求对被告人刘金潮进行辨认,在抓捕刘金潮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构成立功。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韩新东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非法经营数额均无异议。

被告人韩新东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韩新东系初犯、偶犯,犯罪的主观恶意较轻,非法经营数额较小,到案后不仅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而且主动退赔赃款、当庭认罪悔罪。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2007年至2010年,被告人陈泳波为谋取非法利益,从他人处购买明知是非法制造的“维维”、“黑牛”等豆奶粉包装袋,并在广东省潮州市销售给被告人刘金潮,销售金额人民币174.5万元。被告人刘金潮为谋取非法利益,将该包装袋销售给陈新云、付伟等人。被告人陈新云又将从刘金潮处购买的该两种豆奶粉包装袋销售给被告人韩新东、戴建军、杜宜峰等人,销售金额人民币372850元,其中销售给被告人韩新东的豆奶粉包装袋合计人民币69650元,韩新东在收货后将该批包装袋全部售予他人。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非法制造的“维维”、“黑牛”豆奶粉包装袋等物证;银行卡存取款凭条等书证;证人戴建军、杜宜峰、付伟等的证人证言;被告人陈泳波、刘金潮、陈新云、韩新东的供述和辩解以及各被告人户籍证明、公安机关出具的发破案经过等综合证据。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经当庭质证且查明属实,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采信。

针对被告人陈泳波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

首先,关于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问题。公诉机关当庭提交的证据显示,被告人陈泳波的银行卡中先后收到被告人刘金潮汇款合计人民币174.5万元,而陈泳波到案后在2010年7月2日公安机关讯问其涉案货款问题时明确回答:“卖给刘金潮的豆奶粉包装袋数量记不清了,以刘金潮汇的货款为准”、“刘金潮汇到我银行卡的钱都是购买假包装袋的货款,没有别的钱,我也没卖给他其它东西”。同年7月16日接受讯问时,陈泳波声称:“我除了卖给刘金潮假包装袋之外还卖给他一部分包装袋材料”、“刘金潮给我汇的款包括假包装袋货款和材料费”,但其次日又向公安机关供述称自己“上次讲了假话,存在侥幸心理;我和刘金潮之间只有假豆奶粉包装袋的业务,没有其他业务”。被告人刘金潮在数次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也供述其与陈泳波之间只有买卖假豆奶粉包装袋的业务,没有其他业务,具体数量以其向陈泳波的汇款数额为准。据此,公诉机关出示的银行卡存取款凭条等物证、被告人陈泳波的供述、被告人刘金潮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且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锁链,即使陈泳波的上线尚未到案,其销售的去向尚未全部查清,也不影响对其本案中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虽然陈泳波在庭审中辩称涉案金额仅为70万元左右,但其并未提供相关证据加以证实,且当庭供述公安机关没有刑讯逼供等违法取证行为,故本案中的非法经营数额应认定为174.5万元。对其个人的辩解和辩护人关于公诉机关指控涉案金额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其次,关于被告人陈泳波的认罪态度问题。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陈泳波先后数次销售给被告人刘金潮非法制造的“维维”、“黑牛”等注册商标标识,非法经营数额达到174.5万元。到案后,其向公安机关的数次供述并不稳定,自己声称“存在侥幸心理”,庭审时又当庭否认公诉机关指控的大部分非法经营数额。故辩护人关于其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据此请求依法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亦不予采信。

针对被告人刘金潮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

首先,关于被告人刘金潮的认罪态度问题。经查,刘金潮在到案后能够主动供述其所犯全部罪行,在案件侦查、起诉、审判阶段均积极认罪悔罪,对辩护人关于其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据此请求依法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其次,关于被告人刘金潮是否构成从犯的问题。从犯存在于共同犯罪之中,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本案中,被告人刘金潮为谋取非法利益联系被告人陈泳波购买非法制造的“维维”、“黑牛”豆奶粉包装袋,陈泳波从他人处购进后加价销售给刘金潮并从中获利,刘金潮又加价销售给被告人陈新云等人。两被告人系先后故意实施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这一犯罪行为,其犯罪的故意及行为相互独立,不符合共同犯罪构成要件。对辩护人关于刘金潮构成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针对被告人陈新云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

首先,关于被告人陈新云涉案的注册商标标识问题。经查,陈新云在2010年4月27日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供述:“2007年至2009年,我贩卖过假冒的黑牛、维维豆奶粉包装袋,销售给山东沂水的戴建军、韩新东、杜宜峰等人,假冒的包装袋是从广东省潮州市一个叫刘金潮的人那里买的”;同年6月11日接受讯问时供述:“我销售的假包装袋有黑牛、维维两种牌子,都是从刘金潮处购买的”;同年7月16日接受讯问时供述:“我从2007年开始向刘金潮购买假冒的维维牌豆奶粉包装袋,货款最少有四十万元;另外还买过两、三万元的假黑牛包装袋”。据此,陈新云数次供述前后一致,结合其上线被告人刘金潮关于销售给陈新云假“维维”、“黑牛”包装袋的供述和下线戴建军、韩新东、杜宜峰关于购买假“维维”、“黑牛”包装袋的供述,足以认定陈新云销售了两种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即假冒的“维维”、“黑牛”豆奶粉包装袋。对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陈新云仅涉案“黑牛”注册商标标识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其次,关于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问题。经查,被告人陈新云先后收到被告人韩新东汇款合计人民币80050元,扣除销售一台包装机的正当交易货款10400元后,剩余的69650元为销售假冒“维维”、“黑牛”豆奶粉包装袋的涉案货款;先后收到杜宜峰的汇款合计人民币75850元,均为销售假豆奶粉包装袋的涉案货款;先后收到戴建军汇款281350元,扣除销售四台包装机的正当交易货款54000元(销售单价13500元)后,剩余的227350元为销售假冒“维维”、“黑牛”豆奶粉包装袋的涉案货款。故陈新云非法经营数额应认定为372850元(69650+75850+227350)。

被告人陈新云的辩护人在法庭辩论阶段提出,陈新云收到的戴建军汇款中还需扣除17万元的包装袋内膜正当交易货款。经查,戴建军在公安机关对其最后一次讯问时声称陈新云曾经向其销售豆奶粉包装袋内膜,货款约为17万元,但在此前接受讯问时均未提及有关包装袋内膜的交易,而是供述只向陈新云购买了包装袋和包装机,其中假包装袋货款有十几万元。陈新云本人在2010年4月27日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供述:“销给戴建军假包装袋的货款数额应当根据银行汇款情况确定”、“我销售假包装袋货款总计约60万元,其中销给戴建军的最多”;同年5月29日供述:“我除了卖给戴建军三、四台机器外,其他的都是假冒黑牛、维维豆奶粉包装袋,没卖过别的东西”。据此,本院认为,第一,戴建军关于陈新云向其销售包装袋内膜的供述与其他证人证言和银行记录等书证相互矛盾;第二,如存在其声称的17万元正当交易,则仅有5万余元为假豆奶粉包装袋货款,与查明的案件事实明显不符。对辩护人的该项辩护意见,本院亦不予采信。

再次,关于被告人陈新云是否构成立功的问题。立功是指犯罪分子到案后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或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以及其他对国家和社会作出突出贡献的行为。本案中,陈新云到案后按照公安机关要求对被告人刘金潮的照片进行辨认,属于对犯罪相关事实的供述与确认,既非揭发他人犯罪行为,亦非提供重要线索侦破其他案件。其行为不符合立功的构成要件,不能据此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最后,关于被告人陈新云的认罪态度问题。陈新云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其所犯罪行,在案件的侦查、起诉、审判阶段均主动认罪。虽然其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数额有异议,但其异议多是建立在“记不清楚”或对公诉机关已经扣减其正当交易款项认识错误的基础之上。故对辩护人关于陈新云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针对被告人韩新东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

被告人韩新东案发前无违法犯罪记录,系初犯、偶犯。本案中,其非法经营数额相对较小,在案件侦查、起诉、审判阶段均能够积极认罪悔罪且主动退赔赃款。对辩护人关于其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裁判分析过程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泳波、刘金潮、陈新云、韩新东违反国家商标管理制度,买入并销售明知是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其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之规定,构成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被告人陈泳波、刘金潮、陈新云销售两种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范围内量刑,并处罚金。鉴于被告人刘金潮、陈新云认罪态度较好,确有悔罪表现,本院依法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新东销售两种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非法经营数额在三万元以上十五万元以下,属于情节严重,依法应当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结合其认罪态度和实际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陈泳波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九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6月25日起至2014年12月24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刘金潮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九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5月15日起至2014年5月14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三、被告人陈新云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4月20日起至2013年4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四、被告人韩新东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五、涉案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侵权产品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孟 源

代理审判员  孙 妍

代理审判员  崔金城

二O一一年五月十日

书 记 员  周 曙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百一十五条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四条